当前位置:首页 >> 专栏 >> 艺术长沙 >> 新闻动态
艺术长沙(二三一) | 韶华在奉献中闪光——访文化志愿者吴亚辉

  (通讯员 薛森瀚)吴亚辉是一名文化志愿者,30出头,却有着11年的志愿者经历。大学期间他利用周末,在北京市西城区社区流动儿童教育基地义务支教三年。根植内心的文化情节,毕业后通过考试,他圆梦长沙市群众艺术馆,成为了一名文艺专干。他发挥自身的文艺特长,成为了一名文化志愿者。为农村小学义务支教,播撒艺术的种子,从宁乡的青山桥镇、关山小学,到浏阳的柏家中学、太平桥完小、黄泥湾小学,三尺讲台留下了这位阳光大男孩的身影。他坚持两年暑假为雨花区外来务工人员子女开设戏剧表演艺术课,服务特殊群体。寒来暑往,长沙的各个区县市,每年送戏下乡都少不了他的身影。他跟随文艺轻骑队助力精准扶贫,在会同、韶山、炎陵、零陵、江永,他作为主持人在舞台上主持文艺节目,服务群众。他在长沙市群众艺术馆开设戏剧表演公益课程,并创新性地开设戏剧表演线上班,百余名群众从中受益。活跃在文化志愿的大本营,青春的年华在文化志愿的道路上闪耀着微光。

  今年9月,我在沙湾公园见到亚辉,阳光开朗,我跟他说在公众号看到了他在农村小学上课的组图,觉得他志愿服务的照片很有感染力,专注的神情很打动人。我说,当我看到图片,我想把这篇采访取名“当青春遇上童真”。亚辉笑着说他已经不是青年,是中年了。做志愿者也有十一年了。在这个秋高气爽的周末,我们的谈话开始了。


“支教是一种治愈”

  大学期间每个周末,亚辉在北京市西城区社区流动儿童教育基地为外来务工人员子女义务支教,坚持了三年。这个班级是北京市西城区妇女儿童工作委员会创办的,在北京西四环,那儿聚集很多外来务工人员,他们的孩子有的是学龄前儿童,父母把他们带在身边。政府为他们提供了一间教室,教室虽小,布置得很温馨。里面整齐得摆放着桌椅和爱心人士捐献的图书。从那时候起,亚辉跟着北京师范大学的支教老师一起学习幼儿教育的方法,爱心的种子就这样埋下,也为现在的文化志愿工作打下了基础。

  我问他,大学期间为什么会选择做志愿者?他说,其实做志愿者是情感的传递、能量的传递。亚辉小时候是农村的留守儿童,爷爷奶奶把他带大,他觉得做志愿者是他的精神需求,在付出爱的同事,弥补了自己爱的缺失。亚辉来自农村,小时候村里几乎没有娱乐设施、图书馆,所以他理解孩童对于艺术的渴望。给孩子们带去快乐和爱,也是治愈自己的一个过程。爱心可以互相温暖。


“艺术课程为偏远山区孩子开启了一扇窗”

  亚辉是长沙市群众艺术馆文化志愿者中做志愿服务次数最多的之一。每次去农村小学上课,他都认真准备,做了详细的教案,精确到课堂的每一阶段每十分钟的内容。他说虽然不是专业的教师,也要拿出专业的态度。艺术可以自由随性,但支教这事马虎不得。2018年,当他准备去浏阳市黄泥湾小学上课,他思索该上什么样的内容?思来想去,他决定给孩子们上自由灵动的戏剧课程。他觉得自己不能长期定点支教,那么这节艺术课程更多的是为孩子们开启一扇窗户,启发孩子们的灵性和思考。当他走进教室,课堂上孩子们的反应特别热烈,兴致盎然,课程结束,班上的孩子们拉着他的手,拽着他的衣角,齐声欢呼着“吴老师”,同去的同事都惊呆了,志愿服务的课堂原来还有这么大的魅力。黄泥湾小学的班主任余老师全程听课,也觉得亚辉的课堂有趣有料,从同行的角度,她受到了启发。

  亚辉有着很好的亲和力,在孩子们的眼里,他更像讲台上的邻家哥哥,孩子们很是喜欢。每次去偏远小学支教,路途遥远,他都会跟随长沙市群众艺术馆文化志愿者团队早早地出发。路途崎岖颠簸,支教的艺术课也需要全身心投入,充满激情,一天结束回来的路上,一群年轻人在车上睡得东倒西歪,心里却是充实快乐的。


“送戏下乡像自己回老家过年”

  亚辉给我看了很多他跟随志愿者团队送戏下乡的图片,舞台很简陋,乐趣却很多。他说每年过年自己会回到永州市东安县南桥镇的老家,其实家乡的面貌和这些下乡演出的地方差不多,见到乡亲们,他有一种莫名的亲切。这时候,作为舞台主持人的他一上台就会笑得乐开了花,一句脆亮的“父老乡亲们过年好”比“尊敬的各位来宾大家好”更亲切。

  亚辉说有一年春节,在长沙县送戏下乡,现场来了大约两百多村民朋友,外出务工的年轻人骑着摩托车,村民朋友挤在一起,有的踩着长木凳,孩子们骑坐在大人的肩膀上。演出的过程中下起了冰雹,村民朋友们丝毫没有回家的意思,台上的演员们见状更加兴奋,越演越起劲。主持人作为串联整台节目的角色,受冻的时间自然也最长。天实在太冷,有人建议,让他开场和谢幕站在舞台中央,中途裹着棉大衣在台下报幕。亚辉拒绝了,他觉得这是他的工作,就是要服务好。

  2020年湖南省“欢乐潇湘”精准扶贫文艺作品巡演,亚辉收到了主办方的四场主持邀请。接到组委会电话时,他正好是重感冒,他没有拒绝。而是跟导演说,湘西专场的演出,他由于身体原因参加不了,但是炎陵、韶山专场他会到场。放下电话,他赶紧去打点滴,加速感冒痊愈。由于巡演是连续几天,其他演职人员有统一的出行交通安排,早早地从花垣县感到了炎陵。亚辉由于掉了队,只能买了一张火车票,乘坐绿皮火车从长沙赶到了炎陵。亚辉说久违了的绿皮火车是小时候的味道,我问他是什么味道,他笑着说是方便面的味道。到了炎陵已经是下午五点,为了有充裕的时间准备晚上的演出,亚辉一出火车站,马不停蹄地打了一辆摩托车,抱着装着演出服的行李箱一路风驰电掣。事后回想起来,还真是有些安全隐患,但当时情急,顾不了那么多。他笑着说,大学期间老师也跟他说“戏比天大”。


“我还有一个关于群众文化的小梦想”

  作为文化志愿者,很大一部分工作是群众文化辅导。亚辉入职长沙市群众艺术馆七年,他深刻地感受到,群艺馆的公益辅导课程越来越丰富,来报名公益文化艺术课程的群众越来越多,群众对于文化辅导的需求也越来越强烈。从以前的排长队报名,到现在的网上预约报名,可能几秒钟,数千个公益培训名额就被抢光。

  作为一名文艺专干,亚辉不断学习充实自己,他说群众文艺就是需要让自己变成一个“杂家”。亚辉很爱学习,多年来,亚辉到处拜师学艺,学习声乐、街舞、架子鼓、吉他、即兴表演,甚至瑜伽。他笑着说,他的学员课下有时候会问他各个艺术门类的问题,他想让自己有一桶水,才能为公益班的学员端上一碗水。他觉得艺术是相通的,他热爱表演,尝试做编剧,还为群众文艺团队导演小品、朗诵节目,不断的跨学科融合也让亚辉服务的群众越来越多,他也受到了很多群众的喜爱。亚辉还在长沙青少年宫讲脱口秀的开放麦,因为在他看来,群众艺术馆和文化馆服务的群体涵盖了老年、少年、青年,他应该紧跟文化时尚,为群众文化发展出谋献策,贡献自己的小力量,让他就职的长沙市群众艺术馆也变成自带流量,最潮最好玩的地方。

  我问亚辉最近在忙啥,他说在策划一个“大事儿”,他想开一个群众的公益戏剧表演班,在他看来,语言艺术和表演在群众中大有学习的需求,表演也有着心理治疗、为都市人群释放压力等作用。由他任教的长沙市群众艺术馆秋季公益培训表演班简章发布以来,受到了市民的关注,两天阅览量超过两千,报名102人。戏剧表演的特性决定了教学应该是小班制。通过两场面试,录取公益戏剧表演班学员12名。他想还有那么多学员没有录取,他们也很热爱表演,渴望舞台。为了满足群众需求,服务群众,他创新性地跟领导汇报,再开设一个戏剧表演公益培训线上班,通过网上教学,可以满足上班族、学生群体随时随地学习需求,以老师示范讲解、布置作业,学生交作业,老师点评的形式来扩大表演班的容量,满足更多群众需求。亚辉任教的表演班线上班67名学员、线下班12名学员,担任这么多学员的教学任务无疑是辛苦的。亚辉打开手机给我看了看学员的微信群,他很认真地小声说道,虽然有压力,但会尽全力做好,教好公益课程。


“什么是文化志愿者”

  最后,我问亚辉,“你觉得什么是文化志愿者”,他笑着说,自己只管做志愿服务,也没想过文化志愿者的定义。于是,他打开了百度百科。我俩学习了一遍文化志愿者的定义,那一刻仿佛格外庄严。文化志愿者是指那些不以物质报酬为目的,利用自己的时间、文艺技能等自愿为社会和他人提供公益性文化艺术服务和帮助的人。

  采访的过程很愉快,两个多小时很快就过去了。此时,马路上路灯亮起,车略微有些拥堵,估计是大家下班了。人潮涌动,在忙碌的工作之余,我想都市人群会越发想有一个精神的港湾,而我们的文化志愿者也会为这座城市的人按摩紧绷的神经,为他们带去轻松愉悦。就像我眼前,亚辉所做的一切。此时,外面的灯光与咖啡厅的灯光辉映,我想,文化志愿者团队会越来越庞大,正如这灯火中的长沙,青春婀娜。


  来源:艺术长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