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栏 >> 艺术长沙 >> 文艺精品
艺术长沙(一一七)| 抗击疫情主题文艺创作辑录(77)

春天的声音(散文)

文/纪红建


插图:郭红松

  武汉是我常来的城市,繁华而热闹。然而这个春天,当我走进这座城市时,街道寂静冷清。除了外出采访,我便蜗居在一个叫“水神客舍”的小房间里。这里更加宁静,窗外叽叽喳喳的小鸟,似乎成了我唯一的陪伴。

  然而,当我渐渐走进武汉的心灵深处时,我发现,武汉并不宁静啊,甚至有一种从未有过的喧哗。不,应该是沸腾。滚滚长江的奔腾声,齐心协力的“嘿嗬”声,千里驰援的奔跑声,白衣战士的脚步声,轻柔温暖的说话声,含着泪花的欢笑声,撕心裂肺的哭喊声……

  有一种声音让我驻足。

  “亲爱的患者朋友们,大家好。今天是2020年2月15日,星期六,今天的气温是零下2到4摄氏度,体感温度较低,降水概率80%,预计将会有大雪,在这里我们提醒各位患者朋友和医护人员以及各位志愿者,朋友们,做好防寒保暖措施,同时也衷心地祝愿各位患者能够早日康复……”

  甜美舒缓的播报声,在位于武钢体育中心的青山方舱医院响起。

  播报者叫陶梦婷,是个2000年3月出生的女孩子。

  3月5日上午11点20分,在武汉市青山区民政局的办公室,我见到了陶梦婷。个子不高,戴着眼镜,看上去有些腼腆。

  她是青山本地人,武汉生物工程学院药学院的一名大二学生。爸爸是一名技术人员,妈妈是超市销售员。对于新冠病毒,她并不了解,都是从网上和微信上看到的信息。她觉得内心既难过,又无助。

  可她还是一个学生呀,又能做点什么呢?

  机会终于来了。1月30日,她听说离家不远的一家社会工作服务中心需要志愿者帮忙,立即报名。不光她自己,爸爸、妈妈和舅舅都参与其中。工作并不复杂,但都是“体力活”——将各地驰援武汉的物资卸车,再分装到各单位运输车辆上。虽然那天工作完毕回到家里已经晚上8点,洗澡时发现自己的两个胳膊已经没有力气再抬起来,但她感到非常踏实。

  第二天,他们一家再次出发。这次是搬运一家餐饮企业捐赠的物资,一共六车,有花生、土豆、大白菜、哈密瓜,还有冻牛肉、冻香肠。捐赠的物资很丰富,也很沉。她扛不起冻牛肉和冻香肠,只能一小袋一小袋地抱。面对着满满一大车一大车的物资,她只觉自己身体太娇小,恨不得变身成为高大的男生。

  有一幕场景对她触动很大。当时,青山区各医院也来搬运空气净化器,但来的医生全是六七十岁的白头发老大爷。她一问,都是各医院退休的医生。在职的年轻医生都在前线抢救病人,哪有时间来搬运物资。

  她既感动,又心酸。她想成为一名真正意义上的志愿者。

  “面向全市招募志愿者,在市区疫情防控指挥部的统一调度下,科学有序参与疫情防控工作。”2月4日,她在“武汉发布”平台上看到一则招募消息,兴奋地告诉了爸爸妈妈。最后一商量,她、爸爸、舅舅、舅妈决定申请当志愿者,妈妈也想当,但她还有超市的工作不能离开。2月6日,他们进了青山区团区委组建的青山支队志愿群。

  第二天,陶梦婷就和爸爸他们去了青山方舱医院搬运物资,主要是舱内的旧桌子、新的保险柜,以及一些生活用品。当时方舱医院还未住进病人,为了保证即将入住的病人能够安心舒适地接受治疗和生活,志愿者们都在加班加点地工作。

  志愿者中,有“父子兵”“夫妻档”“兄弟连”“姐妹花”“祖孙团”,还有年轻情侣。

  让她没想到的是,在这个特殊的假期里,她居然还会成为一名临时播音员。

  2月12日晚,在志愿者群里看到招募方舱播音员的消息后,她果断报名。第二天一大早,赶到区政府面试,在轮流朗读了为方舱新进病人准备的开篇词之后,她被录取了。与她一起参加面试的,还有另外五位年轻志愿者和四位教育局的老师。

  我问陶梦婷录取了几个。她说,他们都被录取了。面试官说:你们都是合格者!都是爱的化身!都是爱的传递者!

  十人中一位负责后勤,其余九人分成三组,陶梦婷是二组组长。他们大致确定了每天播报的四个内容:一是日期和天气,二是新闻快讯,三是美文欣赏,四是歌曲欣赏。美文和歌曲必须是激励人心、催人奋进的。

  2月15日是陶梦婷第一次播音。

  这毕竟是她第一次当播音员啊,有些小紧张。前一天晚上她就在手机上打开录音软件练习,一遍不行两遍,两遍不行三遍、五遍、十遍,她总觉得自己的声音不够温润,不能安慰患者的心情,偶尔也会觉得某个字的音调起得太高。她还想起,天气预报说明天会有大雪,应该有温馨提示呀。于是她把下雪的天气情况,放到了播音的最开始。

  出于安全考虑,他们的播音台没有设在体育馆方舱内,而是设在体育馆的走廊处。播报完毕后,她便守在播音处值班,要等到中班的播音员来后,她才能下班。

  正在值班,指挥部的工作人员过来提醒她,尽量待在馆外,不要老站在走廊。这天是武汉进入春天以来最冷的一天,下起了雪粒儿。走到馆外,风很大,实在是太冷了,她只得找了一处搭建舞台的铁架子堆起来的角落,在那里等着。

  还是不行!太冷了!她不是怕冷,而是怕着凉感冒,如果那样,抵抗力会降低,不仅当不了志愿者,还有被感染新冠病毒的风险。于是她站了起来,蹦一蹦,跳一跳,练起了在学校体育课上学到的跆拳道。

  与中班播音员交接班后,她走出体育馆,武汉的天空下起了大雪。以前,每到冬天,她都会盼着下雪,而现在,看到雪花的她怎么也兴奋不起来。回家的路上,她一直在想,要是寒冷和雪花能够冻死那个叫新冠的病毒该有多好啊。她又是多么希望,当雪花融化的时候,天空放晴,病毒消失。她一边想,一边流泪。回到家,她才发现自己的鞋子都已经湿透了。但她丝毫没有感到寒冷。

  后来,考虑到安全问题,他们从一线阵地转为各自在家里提前录好播音内容后,再发给现场的音响老师播放。虽是在家录制,但并不比现场简单,因为他们要考虑到患者的情绪,要调整音量语速,乃至用词。

  为了把节目做好,她留意收集素材。她在“学习强国”平台上发现了一个防疫系列广播微剧《都会好》。征询意见,大家一致赞同,于是这个群众防疫的生动故事传到了方舱医院的白衣战士和患者耳中。

  3月2日中午,她接到通知,从3月3日开始,播音工作正式结束,方舱医院将重点转为心理辅导。

  我想告诉大家的是,陶梦婷在当方舱医院播音员期间,依然坚持其他的志愿工作,如在隔离点整理生活物资,和社区工作人员一起分拣打包爱心菜,到临时转运点进行物资卸货……与此同时,她还在坚持上网课,时刻没忘自己是一名学生。

  3月3日,志愿者群里有个小姐姐问她有没有时间到区民政局当志愿者。她没问是干什么,便回复说,有时间。于是她来到了民政局。

  陶梦婷告诉我,她本来以为只是给滞留武汉的求助者挨个打电话,帮他们登记信息,告诉他们相关政策措施就可以了,真没想到这项工作连接着许多人的生活与情绪。很快,她熟悉了这项工作,成为求助者的希望。像当播音员一样,她的声音依然温暖人心。

  “王先生您好!我是青山区民政局的志愿者小陶,您说您的腿不是很方便,需要帮助,那请您告诉我您的姓名、地址……”

  “刘女士您好!您说您怀孕30周了,是春节前来走亲戚的,现在还借住在叔叔家,想做产检,还想得到经济上的支持。我帮您登记您的个人信息……”

  她告诉我,这个上午,她打了26个电话。时间有长有短,求助者们大都心情复杂、急迫、焦躁,如果他们想多聊些,她会尽可能地安慰他们,一切都会过去,一定要保持好心态,这样才能身心健康。

  对于“00后”这个标签,她倒不以为然。她说,她看到了太多太多的年轻人,有医护人员,也有志愿者,很多也仅比她大个两三岁。“90后”“00后”,不是单调冰冷的数字,而是意味着热情、爱心与责任。

  她还告诉我,她的学校也有个志愿者交流群,里面有194个同学。虽然现在他们分散在全国各地,但大都在自己的家乡当志愿者,有摸排登记的,有消杀喷洒的,有测量体温的,有分发防疫物品的,有搬运生活物资的……

  陶梦婷的声音,是武汉这个春天温柔的声音,也是铿锵有力的声音;这不只是一个年轻人的声音,更是一群年轻人的声音,是这个时代年轻人的声音。

  (原载于《光明日报》2020年03月20日14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