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栏 >> 艺术长沙 >> 文艺精品
艺术长沙(一六九)| 老长沙 新味道:板仓新韵

胡启明

  大凡到过长沙板仓的人都会惊叹:开慧镇可了不得,既有厚重的历史文化底色,又有现代文明的标识,难怪显得如此崇高而坚实。

  上世纪初,板仓养育了两位十分杰出的女性。一位是烈士杨开慧,另一位是中国共产党第一位女党员缪伯英。这个历史的定位,让小镇百年光耀。

  板仓不仅出大英雄,还曾是文化教育重镇。若论湖湘教育事业的传承,首推两位赫赫有名的教育家,一位是人称“板仓先生”的杨昌济,一位是女子职业教育家及开拓者缪芸可先生。若将人杰地灵这个重词安在板仓,应是无有争议。

  说到板仓地理的特殊位置,我怎么也没想到,竟富有如此的激情和动感,“鸡叫三县”(长沙、平江、汩罗),让该镇享尽商贾集散的风流,也揽进了历代的天华物宝。若论一个地方的繁荣富强,自然还包含了历史文化的底蕴。

  素有“世外桃园”之称的罗王寨,有诗为证:“山径石铿然,长鸣太古泉,临流听日月,添豆坐岩前。”三个古石刻,虽文字模糊,几经考证,年代也只是勉强定在明代,然风光无限,是当时文人墨客修身养性理想之地无疑。

  倒是湘峰寺的前世今生交代得颇为清晰,建于元末明初,玄帝祖师尊座正殿中央,偏殿观音菩萨尊座,十八罗汉坐立两旁。据传,当时地方上风调雨顺,五谷丰登,六畜兴旺,至今300年香火不断,钟声绕梁。

  假如天气很好,站在镇上南门桥远眺,还能隐隐约约见到一座耸入云端的古塔,那是享誉三湘的飘峰古塔。古朴典雅,依山傍水,古塔已有150年历史,塔的周边不足20米远处,当年曾遭侵华日寇狂轰滥炸,唯独飘峰宝塔完好无损,甚是神奇。

  提到飘峰古塔,自然不能不点赞飘峰山了。她从连云山余脉延伸过来,巍峨挺拔,绵延峻秀,山上古树参天,一年四季云遮雾绕。当地的老哥告诉我,只有到了秋高气爽时,飘峰山才肯露出半张脸面来,在橘红色的斜阳里,她不断变换着妙曼的身影,给人总以无限的遐想。这山也有灵巧的性格。

  一个版图面积仅122平方公里,总人口4.3万人的开慧镇,竟有如此厚重的红色文化和历史文化,这就成了一个经典,让人充满了想象与敬畏。

  我在开慧镇的逗留仅两天,被她传奇的前世震撼,更为她今生的华丽转身而喝彩。过去曾经交通闭塞的板仓,如今八村二社区,村村都通了柏油路,组组有了水泥路。京港澳高速,黄兴大道北延线,S319,金开线,高白线等全穿过境内。村民说:出门告别泥巴路,抬脚就上公交车,于是,乡村生活便有了城市的味道……

  开慧镇除独占苍山如海的飘峰山,罗王寨天然景致外,无论你走到哪都是红花绿柳,满目葱郁。垃圾分类的治理,让全村居民屋前房后从此洁净如斯。

  开慧镇有三个湖,其中的两个湖含有太多的缅怀之意。斯洛特是其一,外人不知为何起个洋名儿?甚感好奇。原来,之所以要起这个名,是为永远纪念杨昌济先生的。年少时,他在英国留学期间,便居住在有纯朴美丽乡村景色的斯洛特小镇。思慧湖是其二,这倒不难理解,是为思念杨开慧而建的,因对这位伟大女性,板仓的亲人们实在有永难割舍的深情与眷恋。大明湖是其三,这儿原本是块宽绰的湿地,地处锡福村境内,完全系人工挖掘新造而成的人工湖。浩瀚的水面,空旷的广场,繁茂的花草,成群结队的飞鸟,成了村民休闲、外客观光的理想之地。一到晚上,三湖灯光璀璨,若从高处看,仿佛是镶嵌在大地上的三颗巨大明珠熠熠发光……所以村民们又说:开慧镇的风貌有了景区的味道……

  镇政府一直支持产业创新,如锡福村的民宿产业发展就是一个明证。那天下午,热情的镇政府办公室小童陪我冒雨走进了一栋栋村民的别墅式的民宿旅馆。一般都为二层楼房,主人住一层,客人住上层,干净、明亮。窗外是湖光山色,景色迷人。屋内是一流舒适的居家环境,再加上一桌原汁原味的可口饭菜,游客感觉,没有哪点比城里的星级宾馆差。

  全镇民宿的强势发展,8000多亩绿油油的生态茶园,621亩够品位的果园,于是,农民也有了当老板的感觉……

  雨已住,我在锡福村恰好见到原村支书王茂存。说到开慧镇的发展,现状,前景,你听着听着,只觉得人间的山高水深,春夏秋冬都被老书记道尽了,是那般的美好。他说你不知道吧,如今我们这里的村民基本都富了,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达到3.8万。全镇原先807名贫困人口也全部脱贫了,贫苦二字已成为历史啰。大家每天早早吃了晚饭,成群结队去大明湖散步,谈的谈恋爱,跳的跳广场舞。哈哈,你看看,我们的业余生活是不是也有了时尚的味道……

  从王老书记家告辞出门,刚被雨水洗涤过的板仓大地,已是满目青山夕照明。天空飞过一架直升机,那是开慧通用机场的试飞。没想到开慧镇也拥有一个机场了,这让我在感观上又经受了一次现代高科技发展的刺激。

  第二天我将踏上归途。一大早,我便伫立在牛栏湾农家别墅山庄的观景台。天气是出奇地好,从这儿看得见离地三尺三的飘峰山顶,望得见湘峰寺的飞檐翘角,闻得见薰衣草的花香,还有夹杂着泥土味儿的芬芳。几只白鹭从绿色的田野上空掠过,像一道白色闪电,那是牛栏湾的精灵。远处有几头牛在宽阔的田里悠闲地啃着青绿绿的嫩草。见证了老板仓的经典历史,也体验了开慧镇今日的新味觉,而我在为她欢呼的同时,把一颗心也遗落在这天蓝水清地绿之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