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栏 >> 艺术长沙 >> 文艺精品
艺术长沙(一七0)| 老长沙 新味道:果园镇新时代的耕读生活

刘伟明

  今天的长沙之新,既在高楼大厦鳞次栉比、流光溢彩,更在城市或乡村与人之间构建了一种新的文化观, 一种新的人居理想生活状态。

  长沙县果园镇,长沙城里人周末休闲常去那里度假的地方,这里是“国家新型城镇化标准化试点”乡镇。有长沙地区较大的东汉古墓群,当然最具代表性的文化名片是田汉故居。

  我们早就听说果园镇是湖南有名的“戏剧之乡”和“诗歌之乡”,孟夏之际雨过天晴的某日,我饶有兴趣地驱车来到果园镇,恰有故人史润东兄,现任果园镇“现代文明实践所”负责人。他本是长沙文艺圈中的“闻人”,于戏剧、曲艺的编导演均在行。

  果园镇有个浔龙河村,三水绕村而过,这里层峦叠翠、四时花香,宛若人间仙境。润东兄曾担任该村村长。他的父亲将家乡的传说故事和时代嬗变写成了一部《浔龙河传奇》的章回小说,润东兄根据父亲的小说改编出2万多字的长沙弹词,成为长沙县乡土文化中一朵绚丽奇葩。

  其实,浔龙河村的村民有强烈的文化自信,他们已编纂《浔龙河村志》,并组织起村级戏剧社和皮影戏、龙灯、龙舟、歌舞、合唱等艺术团队,社火社戏的民俗传统陆续得到了恢复。有一年村里组织过一次村级“歌手大赛”,盛况空前,新华社发通讯将这里誉为南方的“星光大道”选秀节目。润东兄甚至带着村里的戏班子到台湾巡演。

  或许是受到《国歌》词作者田汉先生影响,果园镇组织了一个“田汉诗社”。新时代的耕读者们利用劳作之暇,时时聚集在一起吟诗,诗歌使果园镇的生活更显欢乐祥和。

  田汉诗社的社长杨明乐女士是土生土长的一位商人,孔子曰“行有余力,则以学文”,此语一直是古代耕读之士的基本价值观。既为田汉先生故乡人,她觉得自己应该把田汉的诗歌文化精神守护传承下去。在她的主持下,田汉诗社社员现已达数百人,来自周边数个乡镇,大家“操南音而无悔”,而且是越来越好这一口了。田汉诗社还有个亮点不同于其他诗社,就是它还分别设立了民乐、书画、国学、演艺诸部,尽可能地去培养“诗琴书画”皆通的可造之材。诗社经常延请一些文化大师来与社员互动,写诗乃同治玉,需如切如磋,如琢如磨,有了名家的指点,自己的感悟,时光的积淀,社员们的佳句又何愁不得也。尽管杨明乐已为此所费不菲,但她依旧乐此不疲,她自己说是学习诗歌真的使人上瘾,戒也戒不脱了。为了更好地保护田汉故居周边的生态环境,杨明乐已流转了与田汉故居毗邻的近千亩荒置了数年的山地,拟精心打造出一座“书香森林”。她设计于此山林中“诛茅为舍”,依着山形地势构筑一批“书香木屋”,让湖南的文人墨客经常能够来这里采风创作,在书香缱绻的山林中,以读书人的谦恭与田汉先生进行超越时空的心灵沟通,或许某一日能将湖南人的文化特质和文化品味再次焕发出灿烂青春,愿由此再见“惟楚有才于斯为盛”。

  “开轩面场圃,把酒话桑麻。”说到耕读文化的美好生活,自然离不开美食。果园镇果木成畦四季飘香,池塘星列鱼虾鲜美。在田汉故居新开的田汉文化街上,有各种经营地道长沙县特色菜肴的餐饮店,其中代表性的样式有干菜扣肉、黄焖鳝鱼、大杂烩、石灰蒸蛋等。大家千万不要小看了这石灰蒸蛋的技术含量,据老人说以前长沙县哪怕是在寻常百姓家,对此道菜的吃法是不能用羹匙的,而是必须用筷子夹着吃,可以吃到碗里连一滴汤汁都不剩,这对“伙头师傅”或厨娘以及食客们都是一道温馨的文明测验,彼此需要一种心领神会的文化默契。古代耕读生活遗风是“饮食有道亦有范”,果园人怀旧而不泥古,当“小龙虾”的口味成为国民所爱时,果园的“好之者”却不愿落其窠臼,烹制了一道美其名曰“花果虾”的美食,味道绝世而独立,令人大快朵颐。

  徜徉果园镇山水田园之间,我不禁感慨万千。中国耕读文化的宁静生活现在又重现于今天的果园镇,并融合成为一种全新的令城里人艳羡的“村落文化”。有空,您也来果园镇逛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