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栏 >> 艺术长沙 >> 文艺精品
艺术长沙(一七三)| 山水为形,情爱为魂 ——简评肖雅瑜交响诗《水妹山哥》

  8月18日,潇湘诗会·丝网首发肖雅瑜作曲、赵冠亚编曲的交响诗《水妹山哥》后,中国新闻网、新湖南、红网时刻、掌上长沙、智慧长沙、星辰在线等中央、省、市主流媒体纷纷推出,再次深深地触动了我的心灵。

  此前,我聆听过这部交响诗的音频,颇有感触,而今结合视频再次欣赏,更是在直观图像的山水之中,发现了交响音诗的山水之妙、之情、之境。山水,代表着天地万物的根本性质。山水是文化的载体,文化是山水的灵魂。老子说:“上善若水。”孔子说:“仁者乐山,智者乐水。”山水相生,山水相融,既是一种自然精神,也是一种生命哲学。

  中国古代音乐的创造,大都来自于作者对自然的心灵感应,注重取自自然,而又与自然合而为一,即心物一元。国家一级作曲肖雅瑜在交响诗《水妹山哥》中,以山水为形,以情爱为魂,贯通古今中外,在结构方面借鉴了西方的再现四部曲式,在审美方面就体现了“心物一元”的艺术境界。

  引子(1-12小节),从E宫开始,结束在E宫,中间经过了E羽和G宫的交替,分为两部分:1-7小节,在大管和大提琴的深情述说中,刻画着深沉的大山形象:8-12小节,在双簧管和单簧管的甜美问答中,雕塑出柔美的水形象。舒缓而灵动的音乐,由远及近,将我拉进了青山绿水之间,感知她的苍劲同柔媚,青翠同明丽,清新同秀雅。好像一幅无需匠心也自然天成的大地之美,牵着我自由行走。

  A部(13-72小节),调性从E商到A宫,中间有到下属色彩的转调,前半部分分别用长号和圆号粗犷的音色来进行主旋律的演奏,描写大山般的男人形象,充满阳刚之气;后半部分多用木管和弦乐来描写水一样的女性形象,充满阴柔之美。反复时,稍微加快了速度。73-78为过渡乐句,以小提琴的solo引入到B部,把听众带入到双人舞的画面。

  B部(79-132小节),调性从D 徵到D宫,同样是重复的形式出现。第一遍为小提琴群奏主旋律,描写男女之间甜蜜的爱情,为男女双人舞音乐形象,美丽动人;在重复的时候,调性提高纯五度,速度稍微提升,主奏乐器改为木管,情绪更为积极些。同样在这段之后,由小提琴solo进行了一个连接性的过渡乐句(133-138小节),把听众带入到群舞的画面。

  C部(139-168小节),调性先后经过了E角、D商、E羽和A徵,从弦乐群的主奏开始,一直到进入全曲的高潮部分结束,用男女群舞的形式将男女之间的爱情进行了升华,充满激情。

  A'部(169-202小节),调性为E徵,为主题的变化再现。单独再现了“山哥”的音乐形象,情绪更为饱满热情。

  尾声(203-215小节),结束在A宫,音乐回到“水妹”的音乐形象,描写夜深后大家逐渐散去的场面,音乐宁静而充满浪漫的气息。

  肖雅瑜交响诗《水妹山哥》以再现四部曲式结构、万花筒般的旋律、绚丽的调性色彩、丰富的音画感、强烈的多层次对比和浓郁的民族风格,生动地塑造了“山”“水”“哥”“妹”等音乐形象,深刻地诠释了阴阳、动静、刚柔的传统文化内涵,让我们感受到作者的仁者志趣。全曲以山水为物,哥妹为心,在山哥、水妹的心物相合中,在阴阳、刚柔、动静的相合中,为我们描绘出一个音中有画、画中有诗、情景交融、天人和合的意境。

  肖雅瑜为什么要写这么一首交响诗?优秀的艺术作品创作,都有来自作者心灵深处自性流淌的精神推动力。从《水妹山哥》音乐文化的深处体悟,我明显地感应到了两个方面:其一,通过作品提醒世人要不忘初心,尊重自然,热爱自然,保护自然,遵循道法自然的发展规律,与自然和谐相处,共生共存。其二,以人性为中心的纯粹艺术追求。人与人之间不可交物,唯有心灵是相通的,且心灵结构亘古不变。所以,以人性为中心的民族性才具有世界性,能超越时空,跨越国界,具有永恒的艺术魅力。只有这样,才能做到传统音乐文化关于培根铸魂、音乐创作,重视生命本体和艺术何为的深层次探索与思考。

  乐中有画,画外有音,唯有将内涵与形式、传统与现代打通,才能使之有神韵和生命。一切都那么巧妙,一切都那么自然,自然的山川形胜,穿插在时代图景中,很是和谐。这种和谐,是难得的、久违的、珍贵的。世事变迁,现代社会高速发展,许多欲望无休止的掠夺,严重地破坏了大自然的美好。青山绿水就是金山银山,只有珍惜青山绿水,才有现代文明的真正繁荣。

  《水妹山哥》把热爱山水的强烈情感、秀美山川的刚柔气质、山水人家的人性可爱、艺术情感的淳朴真诚……都表现出来了。也正是这样的表现,融会了山水的自然、时代的变迁等许多元素,很巧妙地、很艺术地、很完美地融入到音乐中去了。这是一件真正地反映出了我们时代、表现着山水人情、赞美着人文传承且具有时代高度的作品。

  当然,如果交响诗《水妹山哥》要成为经典,其艺术性还有优化的空间,还有待时间的检验,但在如今多元文化并举、中华优秀传统文化逐渐浅化、艺术创作不断功利化的时代背景之下,作品当中所蕴含的重要艺术观念和思想,能启迪我们关于培根、铸魂与艺术何为的深层次思索。我想,这也是这部作品可以成为一件精品的现实意义。


  (作者系湖南师范大学音乐学院教师,中国音乐家协会会员 蒋军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