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栏 >> 艺术长沙 >> 文艺精品
艺术长沙(二三八) | 最美丽的乡村图画

  青春啊,永远是美好的,可是真正的青春,只属于这些永远力争上游的人,永远忘我劳动的人,永远谦虚的人!

——雷锋

  初夏,淅淅沥沥的雨中,满是卢洁关于团山湖的温暖记忆。


图为团山湖景色。

  卢洁个头不算高,有点江南女子的温婉,还特能吃辣,性格外向,但她却是正宗的山东女子,说一口标准的普通话。

  “看,那边就是新田组!”男友指着前方说:“那是当年雷锋在团山湖开着拖拉机开荒耕地的地方。”

  那是2014年夏天,二十三岁的卢洁第一次来到团山湖。

  绿油油的菜地稻田,与远处的农家小院相映成趣;清澈的湖水,倒映着蓝天白云、青山绿树。一切都美不胜收,让她仿佛走进画卷之中。

  男友告诉她,团山湖原本是一片沼泽地。春天,湖洲上长满绿茵茵的青草;夏天,湖里涨满水,一望无际;秋天,水鸟回到湖里,像过年一样热闹;冬天,湖里干涸了,湖土被晒成褐色。以前的团山湖,不仅有洪涝灾害带来的悲伤,还有让老百姓谈之色变的血吸虫。

  男友还说,1957年,人们开始治理沩水河,掀开了团山湖的新篇章。治沩工程结束后,望城人又开始了新的奋斗,誓把荒芜的湖沼地变成米粮仓。就是在这里,雷锋走上全新的岗位,成为望城第一名拖拉机手,驾驶拖拉机开垦家乡的土地。

  团山湖,是雷锋家乡湖南省长沙市望城区乌山街道一个普通村庄的名字。沼泽地的荒芜,早已成为历史的记忆;现在的团山湖,款款走来的是湖光水色、人寿年丰的现代化新农村。

  这片生机勃勃的土地,笃定了卢洁的选择。她嫁到了团山湖,投入到团山湖的怀抱之中。

  2015年,听说街道要公开选拔村级后备干部,卢洁毫不犹豫报了名。

  “怎么想着放弃城里大型企业的工作来团山湖工作呢?”街道干部问她。

  她想了想,说了三点理由:“其一,虽然我是山东人,但我是团山湖的儿媳妇,这里也是我的家乡,我有责任和义务参加家乡的建设;其二,这里是雷锋工作过的地方,老一辈人奋斗的故事,激励着我们年轻人;更主要的,我是一名共产党员。”

  “村里工作非常具体,你听不懂望城方言,肯定有不少困难。”街道干部又说。

  她看了看窗外,坚定地说:“雷锋那一代人把荒芜的湖沼地变成了米粮仓,一代代团山湖人把团山湖建成了美丽乡村,我们现在遇到点困难又算得了什么?”

  街道干部微笑着点了点头。

  刚开始,她在村上跟班学习;后来,她协助党建、民政、计生、文明创建等工作;现在,她是村党总支委员兼第一党支部书记,主要负责党建和民政工作。

  在团山湖工作,有艰辛,也有困惑,但更多的是希望和感动。

  2017年7月初,因洪水上涨,团山湖部分房屋被洪水淹没,大部分群众被转移到防洪堤上,并成立了一个临时指挥部。

  卢洁负责转移群众的日常生活。政府送过来的物资,各地捐赠来的物资,她都要一一对接、登记,然后公平、精准地分发给群众;转移到堤上的重要设备、一时分发不出去的物资,放在仓库里,需要日夜看管;每天,她还要组织工作人员发放近两千个盒饭……

  整整二十一天,洪水才退去,她便在堤上坚守了二十一天。二十一天,她瘦了八斤,没有睡过一个囫囵觉,连家里一岁多的儿子也顾不上照看。但卢洁无怨无悔,她说,这二十一天的奋斗,让自己更深刻地感受到了团山湖的有序、团结、温暖、坚强。

  驻团山湖村第一书记谭婧舒,是望城区委组织部的一名干部,与卢洁一样,也是一名九〇后。在望城土生土长的她,办事雷厉风行,说话快言快语。她出身于党员之家,爸爸、伯伯、叔叔、堂哥、堂姐等,加起来有八名党员。自从上高中开始,爸爸就鼓励她好好学习,争取向党组织靠拢。刚开始,她还不太能理解爸爸的苦心,后来,慢慢明白了加入党组织的意义,并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谭婧舒是今年2月到团山湖村当驻村第一书记的。她知道这个村的特殊性。到村里的第二天,她就去拜访李湘枚老人。李湘枚是雷锋的同事,他们曾经一起围垦团山湖。几十年来,“学雷锋”“当雷锋”已成为他的一种习惯。李老跟她讲了很多团山湖的奋斗故事,还嘱咐她加强班子队伍建设,推进移风易俗工作,充分发挥好老党员的模范带头作用。随后几天,谭婧舒走访了村上所有的老党员、老骨干,与他们促膝交谈,倾听他们的心声和建议。果然,在随后的移风易俗、美丽屋场建设等基层治理工作中,这些老党员纷纷担任村务监督委员会成员、劝导员等,不仅自己参与,还积极监督。效果立竿见影,团山湖村入选了第二批全国乡村治理示范村。

  刚到村里,谭婧舒就发现,拿着本子和笔与村民交流,会拉远与群众的距离。村里的工作需要与群众耐心细致地沟通,需要走进他们内心,才能打开工作局面、化解工作难题。于是,她放下本子和笔,以群众喜欢的方式与大家交流。回到办公室后,再将群众的心里话记在笔记本上,分类梳理。

  她知道,团山湖不仅要进一步深度挖掘雷锋精神,更要以新的思维、新的视角来理解、宣传、传承雷锋精神。现在的团山湖,不论是美丽屋场建设、乡村振兴,还是雷锋精神的传承与弘扬,都离不开党员干部发挥模范带头作用,离不开乡风文明的重振。

  稍有闲暇,谭婧舒总爱漫步在流经团山湖的八曲河畔。河水波光粼粼,让她常常想起雷锋在团山湖农场写下的诗篇:

  往日的团山湖——

  湖草丛生,满目荒凉,

  …………

  如今的团山湖啊——

  良田万顷,满垄金黄,

  微风吹过一片稻香。


  “讲一讲,为什么不想在村里干了?”周罗云不急不慢地问道。

  肖泽南脸一红,低下头,不好意思地说:“书记,还是不讲了吧。”

  “泽南,虽然你还年轻,但你已经是一名共产党员了,有什么事就直接说,不要吞吞吐吐。”周罗云说。

  “书记,我当时确实是想回家乡来尽自己一份力,但现实总在改变我的想法。”肖泽南说。

  这是2018年12月底的一天。

  年近六旬的周罗云,是望城区铜官街道中山村党总支书记,有着近四十年的党龄,当了三十年的村干部。1995年出生的肖泽南,一个皮肤黝黑的帅小伙,当时还是村后备干部。在周罗云眼中,他还只是个孩子,但又是中山村的希望与未来。肖泽南在上大学时就入了党,而且积极自主创业,是学校自主创业孵化基地的佼佼者,2018年8月回村之前,他的月收入已经达到两万多元。

  “泽南,当时你肯回村里来,我非常欣慰。因为我知道,你在城里发展很好,但你愿意回来,和我们一起建设乡村,这体现了你的志向和担当。”周罗云说。

  肖泽南沉默了。

  周罗云继续说:“我们也希望年轻人到外面闯出点名堂来,巴不得你们走得更远,飞得更高。但农村这个广阔舞台,同样很需要年轻人来奋斗。”

  “当年退伍后,也有朋友叫我到广州、深圳等大城市发展,但我选择留在村里。”周罗云回忆起往事,有点动情地说:“这三十年里,我带领村民办过厂,引进过企业,搞过种植,也发展过养殖业,村里在一天天变好。我觉得,我的付出是值得的。”

  肖泽南的眼角泛起了泪花。

  后来,肖泽南选择了留下。他的心越来越踏实,干得越来越好。他想方设法改善村里的道路交通,招商引资,建设果园,发展农家乐和民宿。他还认识到,中山村要真正振兴,必须要有能持续发展的过硬的产业。2019年10月,肖泽南当选为村党总支委员兼第三党支部书记。

  令周罗云欣慰的是,现在的肖泽南已经完全与村民打成一片了。今年春节前夕,肖泽南和村治安主任、老党员谭宏伟一道,给樟树湾组尚未硬化的道路铺小石子。看着他们挥汗如雨地干活,附近的村民都带上工具自发参与进来,还有一位老奶奶端来了热气腾腾的芝麻豆子茶……这一幕让周罗云觉得,这就是最美丽的乡村图画。


  “村委会来了个小女孩!”今年初,一个消息在望城区白箬铺镇古山村传开。

  “多大了?”有村民问。

  “才二十岁。”有村民说。

  是的,她就是潘俊,2000年出生的她已经大学毕业了,还当过几个月辅警,现在不仅是入党积极分子,还是古山村村委委员、妇联主任。

  潘俊在村民的议论声与质疑声中开始走街串户。

  虽然个头瘦小,还有些腼腆,甚至青涩,但她脸上始终洋溢着热情的笑容。起初,村民不了解她,觉得她太年轻,对村里情况不了解,也没有社会经验。前不久,村里有个组要选组长,她接到一位村民的电话,说他想当组长,要她投票时“支持一下”。她耐心讲解,说选举组长要按流程来,照规定办,私下拉票是不行的。但对方不理解,说她胆小怕事,没有魄力。

  村上搞两癌(乳腺癌和宫颈癌)筛查,有些妇女害怕,不愿接受检查,有的妇女很自信,说自己不可能患癌症。潘俊就动之以情,晓之以理,跟“奶奶”“阿姨”“姐姐”们“攀关系”、拉家常,一个一个做思想工作,动员她们参加筛查。

  渐渐的,潘俊得到了村民的信任和认可。进行养老认证时,村里老人不会用智能手机,她就挨家挨户上门帮忙。看到潘俊热情又快速地给他们办好了认证,老人们很高兴,也很感激。眼前这个小姑娘,越看越觉得就像自家孙女一样亲切。

  村镇领导总是给她鼓劲加油:不要有心理负担,做好自己,只要是为老百姓着想的事儿,就可以大胆去做。有困难不要怕,但一定要有信心,村上和镇上以及其他党员,都是你坚强的后盾!潘俊听了,信心更足了。

  与潘俊的腼腆不同,白箬铺镇光明村的夏赛男则性格直爽,活泼开朗。

  夏赛男大学时就入了党,大学毕业后在长沙城里工作过两年,也曾想去北上广深一线城市工作。但2014年春天父亲的一个电话,改变了她的人生轨迹。

  “赛男,回来跟我搞农业。”父亲说。

  “回家搞农业?”夏赛男以为听错了。

  虽然夏赛男出生于农村,虽然父亲五年前也从城市回到农村,与他的兄弟们一道成立了农业合作社,但她还是无法理解父亲的想法。

  父亲笑着说:“不要认为只有城市才是年轻人的舞台,农村也是你们干事创业的好地方。”

  受父亲影响,她回到光明村流转了三百二十亩土地,并在当年就种上了丝瓜、苦瓜、菜薹等,建设起蔬菜种植基地。六年过去了,她经历了酸甜苦辣,但更多的是丰收的喜悦。

  虽然她是男孩子性格,但她心思细腻,爱琢磨事儿。她觉得,乡村振兴,首先是人才振兴;单打独斗已不能适应新时代的变化,合作共赢才能实现利益最大化。

  如何振兴?如何合作?

  2020年12月25日,在镇党委和政府的大力支持下,夏赛男与其他十三位在乡村创业的年轻人一道,成立了“白箬之光”乡村创客服务中心。以沙龙为主要形式,利用晚上时间,他们聊创业的经验和体会,也聊各自的想法和点子;立足白箬铺镇,也面向全区、全市,甚至全省,只要有志于到乡村创业的,他们都会互相鼓劲和赋能。

  在这里,他们不仅找到了伙伴,学习了经验,更有了和同龄人交流的机会,拓宽了干事创业的思路。

  在这里,他们只要每个人发一点点光,“白箬之光”便可汇聚成耀眼的光芒。

  在白箬铺镇,在望城区,夏赛男们只是缩影。据说,无论是镇上,还是区里,组织部门都在组织青年干部特训营,为村镇干部作储备。


  “为什么把城里好好的工作给辞了?”叔叔质问姚鹏飞。

  “我要回家照顾父母和奶奶!”姚鹏飞回答得很干脆。

  “回家上哪儿挣钱?没有钱,怎么照顾你父母和你奶奶?”叔叔问。

  “可以种田。”姚鹏飞说。

  这是2013年12月底望城区茶亭镇静慎村珠琳塘组的一幕,也是姚鹏飞艰难的选择时刻。

  1990年出生的姚鹏飞,父母都是残疾人,直到四十岁才生下哥哥和他。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姚鹏飞从小就懂事能干。从学校毕业后,虽然在长沙城里干得风生水起,但残疾的父母、年迈的奶奶,成了他最大的牵挂。

  “姚叔,我想回村里种田。”他找到村支部书记姚罗华。

  “年纪轻轻,为什么想着回家种田呢?”姚罗华有些吃惊。

  “父母和奶奶年纪大了,特别是父母,跟人交流越来越困难了,必须有人在身边照顾。”姚鹏飞说。

  “你有这样的想法,我很欣慰,可种田是个辛苦活,你要做好吃苦的准备。”姚罗华点着头说:“有什么困难没有?”

  “有。”姚鹏飞也不客气,“一是我不懂种田技术,希望得到技术指导;二是缺乏资金,村上能否承担点机械租赁费?”

  2014年,在村里支持下,姚鹏飞种田四十余亩;2015年,扩大到一百七十多亩,并购置了一台收割机;2016年,扩大到四百亩,建了烘干机场地,添置了一台烘干机。

  干事业哪有一帆风顺的呢?

  2017年夏天,洪水来临,在河堤上奋力抗洪的姚鹏飞强忍泪水,眼看着自己几百亩水稻田被淹没。半个多月后,洪水退了,但水稻也全没了。

  “鹏飞,不要着急,遇到天灾,谁都没办法。”姚罗华安慰他说:“你继续种田,村里会尽全力支持你。”

  2017年的姚鹏飞,虽然亏损,但收获了温暖和感动。来年春天,万物复苏,他眼里的一切又变得生机盎然。

  正是在2017年,姚鹏飞郑重地向村党组织提交了入党申请书。一年后,他正式加入中国共产党。

  现在,姚鹏飞不仅成立了农业发展有限公司,流转土地一千四百多亩,购置了拖拉机、插秧机、收割机等大型现代农业装备,开展农业机械化作业,还注册了生态米品牌,实行产供销一条龙服务。每年生产加工粮食一千二百多吨,给二十多名农民群众提供了在家门口就业的机会。

  在茶亭镇,像姚鹏飞这样返乡创业的青年越来越多,各种微型企业也如雨后春笋般纷纷创立起来。

  …………

  在望城,有忘我的奋斗,有蓬勃的希望,更有年轻人绽放的青春!


  来源:人民日报、艺术长沙
  作者:纪红建、刘浩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