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活动 >> 《诗人阵线》网刊
潇湘诗会《诗人阵线》(六十三)蒋子云:诗八首

  相信未来 

  

  当魔盒在江城打开

  疫情,让全中国无法释怀

  雪域海疆,大江南北

  危情时刻,彰显担当大爱!

  

  坚定信心,同舟共济

  科学防治,精准施策

  最磅礴的声音来自中南海!

  

  驻守一线,第一时间

  伟岸的身姿,挺拔在

  阻击疫情最前排!

  

  威武之师,闻令而动

  没有硝烟的战场

  红星闪耀,不分官兵将帅

  

  主动请缨,无论生死

  一个个红手印

  是仁心仁术深情表白

  

  旗帜飘扬,誓言铮铮

  先行的姿态

  诠释堡垒、先锋的情怀!

  

  他们,瞒着亲人、奔赴要塞

  他们,母女同心、相约而来

  他们,监护守护、真情脉脉

  他们,重症救治、生死度外

  他们,连续鏖战、初心澎湃

  他们,竞速时间、火神气慨

  他们,加班生产、赶制耗材

  他们,铁肩道义、病区采拍

  他们,爱心速递、车船满载

  他们,志愿集结、真情豪迈

  他们,联防联控、昼夜摸排

  他们,温情关注、穿云度海

  ……

  

  这是最深情的叮嘱

  这是最亲切的关怀!

  这是最温柔的目光

  这是最挚真的情爱!

  

  一封封朴素的家书

  一排排逆行的背影

  一天天执着的坚守

  一帧帧感人的镜像

  昭示看责任与信仰

  彰显有难同当、中国气派!

  

  自古兴邦有多难

  新时代的中国,从不言败!

  相信自己,相信未来

  我们协力同心、攻城拔寨!

  

  没有化不掉的冰雪

  没有散不开的阴霾

  没有度不了的难关

  命运,我们自已主宰!

  

  相信自己,相信末来

  我们共克时艰、赢得春暖花开!

  相信自己,相信未来

  我们万众一心、赢得幸福常在!

  


  问安!我武汉的姐妹兄弟

  

  东湖,南湖

  珞珈,喻加

  这片美丽的湖光山色

  曾和你共一张课桌

  一同走进诗经的荻花

  对话莎士比亚

  画那些单调的图表曲线

  一同走过樱花甬道梧桐落叶

  坐在星空下看那块大幕

  以排云鹤的姿态

  书生冲天的意气!

  

  我的兄弟,我曾和你

  争抢球场的比分

  计较400米的分分秒秒

  争抢黄鹤楼半截烟头

  碟中最后一块回锅肉

  争抢与红衣最近的座位

  谁先给那个圆眼短发写信

  甚至,还为了给女孩打分

  意见不同动拳头伤了和气

  ……

  

  我的姐妹,我曾和你

  争抢图书馆的座位

  吃饭也挤位插队,一同

  在桂花树下练习舞步

  弹吉他唱一无所有

  去磨山自行车上

  你是我眼中最美的风景

  蹭你的饭票有些死皮赖脸

  诓你来寝室洗成堆的臭袜

  甚至还有意惹你生气

  甚至还偷偷塞你一枚枇杷

  珍藏那枚红叶书签

  独自咀嚼纸条的涵义

  ……

  

  我的兄弟姐妹啊

  我的姐妹兄弟

  岁月匆匆,当年的我们

  浦公英分散各地

  而你,一直留在江城

  一直生根落地扎在这里

  此去经年,风霜两鬓

  这城阕,已插上我们的旌旗

  汉阳口,东湖岸,桂子山

  激情岁月,你种汗水花开

  装扮江城美丽

  流水韶年,你植盛叶菩提

  营造情谊圣地!

  这是我心的归宿啊

  这是我梦魂的牵系……

  

  这个春节,一场妖疫阻隔

  阻隔我渴盼的归期

  东南西北都望向你

  一声问安温情融断距离

  

  虽远离千里,

  抗疫的战场,和你一起

  你逆行的背影,如此坚毅

  你铁肩的道义,不曾迷离

  你守候的身姿,那样清晰

  你执着的面孔,何其美丽!

  ……

  

  我的兄弟,我的姐妹

  你也许病毒侵袭

  你也许自我隔离

  你也许战斗不息

  你也许身心俱疲

  ……

  此刻,我用真情相慰

  以战斗的姿态,与你相依!

  就像当年的赛场

  一同拼博,和长风竞速

  400米栏杆的距离

  场上场外,我都和你

  同心同在,相偎相依!

  

  问安!我武汉的姐妹兄弟!

  加油!我江城的兄弟姐妹!

  相信自己,相信我们的血管

  奔流霸王的血脉

  我们真有九条命的血气!

  待阳光灿烂春暖花开

  我定会重来江城,

  再攀桂子珞珈

  陪你去黄鹤楼

  看酒糟井水的画卷

  陪你去户部巷

  吃一碗地道的热干面

  陪你去那片树林

  重温青春激情的岁月……

  


  黑夜,有些事物更加清晰

  

  圆月,戴上只黑口罩

  天空,掠过恶魔的翅膀

  两行眼汨,浇灭火树银花

  一城空缺,急待

  灵丹、烟火和笑脸填充

  和许多人一样

  你龟缩在这几十平米

  借一幅钢筋水泥甲壳

  抵御看不见的敌人

  

  丢开狗血神剧

  屏蔽朋友圈洪水漫卷的图文

  最亲密的问候也一并掐灭

  拉上窗帘,灯也不开

  点一支烟,让自己尽量镇静

  烟头,把黑暗烧个红洞

  从这里看过去

  世界实然变得异常明亮

  就象这次大风吹倒的那棵树

  拔出记忆的根须,那些面孔

  有如封土揭开蚂蚁蹦跳出来

  一些日志遗忘的事

  就如太阳直射时间的镜面

  霹啪灼眼……

  

  文案几个错字不该大发脾气

  那次谈话,不必那么严肃

  捐款,还可以更多一点

  餐厅,曾给过服务生脸色

  路口,赶急抢了两次黄灯

  也吃过鱼翅蛇一些野味

  朋友请求帮忙有次没有答应

  近一年没回过老家

  亲友生病没来得及去探视

  家庭常因一些小事吵架

  辅导小孩作业不太耐烦

  己有多日没和邻居打招呼

  ……

  突然就觉得,有那么一些

  惭愧和后悔

  

  此刻,你听到阳台上

  花瓣又掉落一片

  米缸里,虫子饥饿哭喊

  酒精在房间里舞蹈

  血在脉管里哗哗奔流

  此刻,你看见一座城市

  广褒原野,有哭声喊声

  乃至很轻的一声叹息

  那些戴口罩的脸汹涌而来

  有的长着毒蘑菇

  有的开着白莲花……

  

  烟头,灼痛了

  你的眼情和耳朵

  这个黑夜,你看到

  身边一些事物更加清晰

  一些声音更加明亮

  你突然觉得

  还要做点什么……

  


  洪山庙

  

  走上台阶,跨过门坎

  似乎就跨过尘世,看透一些

  但甘愿低头,跪拜

  无非还是为了那个“生”字

  超度往生,祛病长生

  鱼鱉放生,求子有生

  ……

  

  树从路边伸手献出花朵

  那株刚出生的狗尾巴草

  踩进泥沼又揉揉眼爬起身来

  蚱蜢见状一个弹跳蹦出好远

  唯蚂蚁列队欢迎

  钟敲了三响

  一排背影俯下身去

  像倒春寒里一片仆地的麦子

  

  铺天的绿汹涌而来

  水声割开稻浪成一脉河流

  蛙鸣的潮汐拍着凉亭

  “坐得拢来,喝杯茶去”

  真有人在亭下喝茶

  那棋盘车马喧腾杀声一片

  一只蚯蚓爬到鞋边

  伸长脖子乜斜一眼又走向别处

  ……

  

  在洪山庙,我看见众神列仙

  草木和流水,同样都被敬畏

  水稻拔节、虫子求偶的叫声

  和洪钟一样响亮振耳

  香客,和尚,林中那匹白马

  包括小草、飞蚊,或者

  莲花坐佛、净水观音

  所有的物类都各自幸福生活

  都守着既定时序和地盘

  各安其位,也各自

  禅修觉悟……

  


  我和你,隔着一层玻璃

  

  隔离房,方舱,重症监护室

  抢救室……或者太平间

  站着,坐着,躺着

  哭着……或者永远睡着

  你在里面,我暂时还在外面

  我和你,隔着一层玻璃

  

  隔着一层玻璃,看不清

  你的双眼是否挂着泪滴

  我的双手无法抵达你的额头

  触摸体温、彻骨寒意

  抑或……久憋胸肺那一口气

  

  隔着一层玻璃

  庆幸自己,没有

  没有成为统计数字

  庆幸可以一如平常

  回家洗手,洗澡,洗衣

  只是更加讲究

  还可以照照镜子

  双手颤抖,摸着

  没太变形的皮囊

  揣摩这副胸肺

  是否己浸染病毒

  也隔一层磨沙样的玻璃

  是不是下一刻,明天

  或将来某个时候

  我,就成为了你?!

  

  我和你,只隔着一层玻璃

  ……

  


  寂静

  

  时间停搁在春天的门槛

  没有汽车前仆后继

  碾压路口熬夜的红眼

  塔吊长臂的指针己经停摆

  夜总会酒吧饭店都没开门

  它们不急着托一杯红酒

  叙述友情或描红那些数字

  规划师笔锋切割稻田边缘

  远去的脚步停了下来

  人们都猫在窝里

  读书,喝茶,做饭

  陪老人聊天,陪小孩作业

  清理一些多余的东西

  乡村的狗懒得出门

  鸡鸭不再躁动不安

  甚至路都断了出门的念想

  人间突然不再喧嚣

  万家灯火从未如此温馨

  

  许多人一下子停顿下来

  一下子不再那么匆匆忙忙

  许多人比往日更放下身段

  难见的官长主动找上门来

  新闻网络的热点

  不再是老虎苍蝇明星绯闻

  也淡化贸易、争端、核战

  开工赚钱升职也暂撂一边

  人们更多地关注水和空气

  关注自身的鼻、眼和口腔

  关注手脚是否干净

  比任何时候都戴口罩讲卫生

  人与人交往保持适度距离

  更懂礼节,也更爱那些

  野生动物

  ……

  


  其实,这样的寂静多么美好

  

  这样寂静的日子

  最会说话的人不知说话

  最爱表态的人没有表态

  而最普通的人,此刻

  都成了哲思大家

  他们的眼睛洞穿寂静

  他们望向山川湖海

  望向疯狂生长的城市

  望向蜗居蚁行的人族

  

  这样的寂静

  或可重返喧嚣

  抑或坠入永恒?!

  


  其实,幸福何其简单

  

  这个春节,因为隔断

  我们生活,多少有些偏轨

  闲适和孤独之中

  我们重新分检时间和空间

  审视我们的周围

  重新定义柴米油盐

  

  这个春节,不急于串东走西

  不急于追逐人流候鸟迁徙

  终于可以坐下来

  沿着岁月的沟坎

  拔去母亲头上那几根白发

  听她絮叨父亲当年如何相亲

  夫妻一起下厨

  讨论饺子包什么馅料

  和积木一起

  搭建孩子梦想的楼阁

  终于可以坐下来

  整理一帧帧图像

  对比自己胖了还是瘦了

  过去和现在有什么变化

  终于可以坐下来

  注目阳台那盆水仙

  叶蹭花开的声音

  听鸟在窗外枝头展动翅膀

  ……

  

  终于……你就突然明白

  原来,幸福何其简单

  简单,就是只需父母安好

  一家人可以一起吃饭睡觉

  想出门就去晒晒太阳

  想某个亲友就打个电话

  就算赶路,也不必那么匆忙

  ………

  


  现在

  

  就象手机刷新图文

  风,刷新天空、楼宇和村庄

  阴影慢慢溃退

  洁白和军绿成为主调

  正如春天花草的颜色

  现在,有一些人

  从各自的房间走了出来

  你也走了出来

  

  现在,树叶设计风的形态

  一朵朵阳光,在脚边

  舞开笑靥,就象你踏入花丛

  

  向大楼保安、清洁打声招呼

  和同事作些工作衔接

  给远方的亲友发个微信

  去附近菜市场转转

  然后……回家

  回家,和爱人说一句话

  那条鳜鱼还在提篮中蹦跳

  菜苔的黄花还开得鲜艳

  就象阳台那盆水仙

  熬过冬天仍打着花伞

  就象现在,你相信

  春天一直都在等着

  太阳就在云层后面

  

  现在,你比任何时候

  都容易感伤也容易感动

  空气与树木更加亲切

  感觉有些事也急待要做

  比如,翅膀还给天空

  自由还给栅栏

  喧闹还给茶坊

  鸡鸣还给乡村

  声音还给文字

  躯体还给性灵

  ……

  一切多么美好,包括活着

  哪怕卑微,哪怕贫贱!

  

  

  作者简介:蒋子云,男,作家,诗人,湖南经视纪委书记,高级记者,湖南省诗歌学会理事,湖南省评论家协会理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