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活动 >> 《诗人阵线》网刊
潇湘诗会《诗人阵线》(九十六)|罗鹿鸣的诗

图 | Joshua Woroniecki 摄

湖南诗歌学会诗人大展(29)

罗鹿鸣的诗


  锁不住的春天
  

  高墙大院抱着一小块春天

  像市民宅着的私有财产

  又好比农民那一块自留地

  将果蔬捂得严严实实

  

  绿瓦红廊在春光里迴游

  雨的小棰敲得池塘潋滟

  金鱼吐出一朵朵花的形态

  红枫谦卑,俯吻水里的自己

  白玉兰紫玉兰尚未穿上叶子

  却将攥得紧紧的香囊松开

  小桃红盛大,热烈,密切团结

  羞得疏枝散花的海棠不忍开口

  垂柳枝上灰喜雀掀帘嬉闹

  向墙外低头疾走的行人

  传递一点春的消息



  立 春
  

  对春天,不再望梅止渴了

  万物望眼欲穿的这个日子

  拱破冻土与寒霜,欣欣然

  来了,真来了,终于来了

  

  胚囊,开始蠢蠢欲动

  苗芽,做上了成长的梦

  痀瘘的草,可以重新站起来

  抖落尘埃与冷寞,挺直了腰杆

  落叶树,也可以重新披挂上阵

  将新季节,抚弄出婆娑的声音

  山河,再一次展露勃勃雄心

  

  该开花的开花,该采蜜的采蜜

  化茧为蝶的,坚持自己的飞翔

  脱胎换骨的,继续未竟的路程

  春风春雨将花鸟虫鱼盯得很紧

  它们交头接耳、悄悄地议论:

  “穿过冬天,走过悲喜

  经过欲望破灭的人

  春天来了,可以重新做人吗?”

  


  曲麻莱雨夜
  

  雨落下来,浇透了

  黄昏,浇灭了

  三四层高楼的灯

  太阳熄火好几天了

  太阳能发电如此娇情

  干打垒铁筒的白烟

  挣扎了好一阵

  几辆汽车稍不安分

  溅起一街的雨声

  狗吠,似远似近,时疏时密

  黄昏的城,夜深一般地静


  此刻,一间三个床的房子

  其中一张足以容纳我的一切

  包括颠散的骨架,重新整合

  一天在此终结,另一天在此开始

  包括梦,在黄河源头发迹

  约古宗列光秃秃的群山

  有头发长出,由稀稀拉拉

  连成一片,雨水啊

  你要淋个痛快,让草地

  不再饥渴。三江源的人们

  富有成效的行动,已让我的梦

  变绿泛青

  


  写在昌耀诗歌馆
  

  你懵懵懂懂跑出桃花源

  从此,桃花源与你不再相干

  

  以一把二胡为枪

  二根琴弦如双筒枪管

  对战友射出绵绵不绝的力量

  对敌人射出毫无威力的霰弹

  

  后来,你化剑为犁

  开始书写多舛的命运

  劳动改造的日日夜夜

  将一个人变成一个人鬼

  

  晚年正在兴起的诗名

  抵不得红颜一笑,再笑

  抵不住病魔的剐肉钻心

  还不如化作窗口落地的彩虹

  结束一切与孤独相关的故事

  制造一则苦尽甘来的新闻

  

  如今,你站在湟源的中央

  站在丹噶尔古城站

  在文庙的供奉与瞻仰里

  就像凤凰涅槃

  站在苦难的中心

  

  下午的烈日赋予你阴影

  纪念馆忽略了苦难陈列着哀荣

  文庙并不宽敞的胸怀

  容纳着你的诗歌

  站着你的精神

  

  你的骨灰己重返桃花源

  终于皈依自己的出发之地

  那里有你芳草萋萋的母亲

  五十年唯一的一次母子重逢

  被谁设计在一座荒塚里

  

  你还将孤独地站在这里

  但你不再形单影只

  白人黑人与你的同胞

  零零星星的问候,是对

  从哈拉库图开始慈航的注释

  

  诗歌本来就是孤独的过程

  选择诗歌是一种宿命

  


  黄昏偶感
  

  这些冬阳下的山林能点火即燃

  如今称为生态的树们

  远离了刈伐,安居怡然

  四十年前它们都是我眼里的火焰

  煮熟红薯饭、南瓜汤,还冒出

  饥渴难耐的炊烟

  当炊烟的手臂垂落屋脊

  牧牛的少年开始下山

  

  乡亲父老的土灶日益冷寂

  煤灶、煤气灶吐出蓝红的火焰

  鸡鸭鱼肉没有一天缺席

  粳米饭、籼米饭喷香溜软

  但那失踪了的炊烟尾巴

  为何总想在我的楼顶出现

  


  张家界的姻缘
  

  我来天子山的时候

  天门是打开的

  天子是狩猎到澧水西岸

  还是在田间地头访贫问苦


  公主曳着云的长裙

  向东方寻诗,那些

  奇思妙想,那些

  佳构丽句,从天地的囊中

  脱颖,洒满了大江南北


  诗是她的油盐酱醋茶

  每天都将一锅汉字蒸煮煎炒

  烹饪出色香齐全的山珍

  在等他的白马王子幸临


  你看,酒窝里盛着的红晕

  胜过天子山的晚霞

  两杯荡漾的春光

  凡夫俗子岂能一饮而尽


  峰林的刀枪剑戟

  在袁家界布下迷魂阵

  然后,将我渐渐溶解

  在张家界的后花园里

  


  巴音河之恋
  

  将青春的影子反复掩埋

  如那割舍不了的流水与河滩

  祁连山的雪风偷偷来袭

  将手挽手的痕迹封存于岸

  

  河畔坚贞的杨树林

  翻飞绿叶婆娑的爱情

  热恋的滚烫语言

  以黄叶的形态付之河心

  

  冰雪里冻僵的巴音河

  像一条蜕落的白色蛇皮

  在德令哈的大野之上

  仿佛一把坦荡光明的利刃

  

  作者简介:罗鹿鸣,在《人民文学》《诗刊》《中国摄影》等报刊,发表文学作品1000余首(篇),发表摄影作品1000多幅,出版诗集与报告文学等著作13部,主编图书80余卷,兼任中国金融作家协会副主席、湖南省诗歌学会执行会长。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


  (图片来源unsplash,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