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活动 >> 《诗人阵线》网刊
潇湘诗会《诗人阵线》(九十三)|刘冰鉴的诗


作者:freestocks.org

湖南诗歌学会诗人大展(26)

刘冰鉴的诗

  
  与时光书(24节气组诗)(8首)
  
  雨水时节

  

  以为放慢了脚步,时节的素手,就会放过袖底的风

  以为鱼与水言和,向晚的马蹄,就会忘记故乡

  

  今夜,你以睡眠的姿势,淌过家乡的河

  我在岸边踟蹰多时,截取了柳枝的第一缕心思

  

  你底心爱的人儿,直到夜色吞没城市的雾霾,才松动固守的秘密

  请放心,我无意的窥探,就此打止,播下去的种子,我保证它们一一发芽

  

  画一朵云,意味着天空分娩一次,闻一朵早熟的花,意味着抢占蜜蜂的先机

  坡上的海棠起了颜色,假以时日,旧年的故事,自然会被闲人变着花样翻新

  

  顽疾是心上淤积的伤痛,足以清醒麻木的身体

  和俗人讨论“灵魂的高贵”,是件滑稽的事情,故而,我甘愿做俗世里的一棵四叶草

  

  昨夜的唱和,尾音一直不得要领,有没有必要请琴师重新来过一次?

  罢了,反正,圆过的月亮,等与不等,望与不望,自然还会再圆

  

  依然是四扇的窗前,依然是寂静的山野,依然是稀疏的人迹

  我和你各据一方,有时想念,有时忘却,多数时无聊之后忧伤

  

  春分时节

  

  雨打湿了梦,以致纸鸢飞不上天空

  久治不愈的忧伤,足以勒杀一个年轻的怨妇

  

  你的遭遇是真实的,需要一把梯子,好让欲望安稳着陆

  他的微笑也是真实的,却把内心深掩,着黑色长袍

  

  发了芽的种子,一日看三回,其实,看与不看,待天晴好,该开花自然开花

  鲜有人赞美蚕豆花儿,退到我这里,首选的还是泥土的原味

  

  吹陶笛的大师,到底有没有回到故乡

  怀孕的鱼,把仔产在异国他乡

  

  与人谈论诗歌,多么滑稽

  而远方,依然是个严肃的话题

  

  光阴里的明灭,水的涨落,以及阳光的走势,自有智者预测、安抚、排放

  我住在城市背面,村庄仍是我余生的怀念

  

  明天依然有雨,窗外,第一粒蛙鸣支撑着整个夜色

  夜幕里有光,有诗人残留的暖,有你安潜的灵魂

  

  谷雨时节

  

  麦芒胜利收官,田野重新回到农夫的怀抱

  这些都是时节里的事情,我关心的是词语的走向

  

  季节潮湿,柚花择机盛开,院中芍药,才发新芽

  清晨和黄昏,雀鸟在枝头练习颤抖,总算明白,远方总在明天

  

  你的蓑衣蒙满尘埃,斗笠破烂不堪

  睹物思人,思炊烟里的清愁,思清愁里那些无法还原的忧伤

  

  诗人的急于表白,惊恐了修行的浪子

  口含丹青的茶人,直到天色灰黄,也不舍得清扫案上残痕

  

  深山论道,往往气场不足,因了你的出没,越发的惶惶不安

  台榭上热闹非凡,英雄醉里挑灯看剑,美人江边自刎,看客泪眼涟涟

  

  偶尔,你也会心生柔软,于曲中传递安慰,操琴的手,沐得月牙白

  关于春风的托词,即便智者重出江湖,也还不得你的清白

  

  阳春白雪是闲人们雨前咭茶时的白话,百谷争鸣才是现实里的暖

  如何撇清前朝,如何成功逃之夭夭,如何奉敬花中宰相,人间富贵,牡丹知

  

  芒种时节

  

  想起南山的薰衣草,紫色的芒,成团的雾

  雨的解围,令做桃源梦的闲人不舍地回到现实

  

  据说华山将再次开坛论剑,江湖英雄,带着鲜花和掌声,纷纷上路

  你的心不在焉助长了一只雀的勇气,锁定风情扬子为她的目标,誓死也要缴获他的战袍

  

  等我攒齐一百个鸡蛋,我也上路,我将它们一一遣送给那些赤诚的拓荒者

  至于那个死去的诗人,生前,他不关心粮食和蔬菜,死后,也无需晓得世人是如何急于为他树碑立传

  

  打开一扇窗,和青翠的风铃聊天,聊天上的流云和飞鸟,聊放弃了的你的前世和来生

  点燃一盏灯,仅剩的希望还在,远方轻描淡写,诗意早已葱茏馥郁,那又怎样

  

  依然有人望山,有人煮酒,有人话梅,有人劈柴,有人喂马,有人收麦,有人龙口夺粮

  稻子从未离开,寸寸长,日日长,水的深浅,决定着江河湖海的走向

  

  直到此刻,尚未明朗,到底是谁囚禁了百舌鸟的舌尖,以至蛤蟆练成绝世武功,不分白天黑夜地疯叫

  栀子的香一清二白,多少缓解了被大雨冤枉的乡愁,绣楼里的呻吟,也逐渐得以解散,江湖好像归于平静

  

  时节一直按部就班,是时光有染,让我时而清醒,时而迷惘,时而忘我

  大风之后,仍然要回到我的村庄,回到你的身旁

  

  今日立秋

  

  蝉声穿窗而入

  再度的告别从今日开始

  

  看来,一场关乎蔷薇的花事,就此不了了之

  今夜,纸上的豹子和心中的猛虎,谁能驮着少女披着月光,走出那片森林

  

  一个时节追赶着一个时节,花的开落从容不休

  狭缝中,仍然没能,婉转的收敛浑身的毛刺

  

  一江水,到底有多长?到底有没有长过天涯

  一片叶,到底要落向哪里?到底能不能换回故乡的消息

  

  一日三餐,雷打不动的习惯,有望被篡改

  抒写的自由,像张开樱桃小口呼吸的天使,梦境般的想象,让太多的情不自禁得以皈依

  

  爱你,从来未淡

  停下来的是云,应该是云,也该来一场淋漓的雨,缓解长日下的火焰

  

  一日即将终了,即将安稳上岸

  感恩与庆幸同在,一如,灿烂与夏花同眠

  

  白露时节

  

  野蛮生长的还有思念,惆怅淋漓,子夜最浓

  子夜的草尖,挂着十万个月亮,心微颤,纷纷落入草丛

  

  曙光牵着黎明,郑重出场,英雄随之出征

  等风的旗,谁扛?你的一个凝眸,收复江山,胜利在望

  

  漫步,红尘半卷,时光之河,昼里滋生的残忍,分明源自年少时的青涩

  蒹葭苍苍,梦想还在水中央,理想就坐在岸边,像一只无尾的鱼

  

  清风徐来,花田半亩,天微凉

  走遍各式黄昏,关于鱼的前世今生,余生,你完成,我来陪

  

  一般的时候,不向你吐露心声,只把沉默写在纸上

  给你的爱,十匹马不够,整座森林的蝉,一齐加入

  

  我爱你什么呢?爱你搁浅故乡的疼,爱你抛向远方的烛火与星光

  晚秋再晚,还是会依时再来,寒露水闪里,我频频的笙歌,只向你我年轻时的容颜

  

  内心的泥沼,倍感寂寞的当年,越挣扎越沉积

  我们于子夜相见,又于子夜各自出发

  

  秋分时节

  

  不看莲,不忍,不堪,不悲切

  途径,雨淋淋,池塘,花还在

  

  雨淋淋,长梦短梦,尽相思

  相思无从计,相思长了雀斑

  

  把相思折成纸鸢,挂在墙上,且等来年

  来年,二月春风,天空赎回自由,何惧山长水远

  

  把雁鹅养在深闺,谁个担责?谁个担责?!

  你听,南去北往,阴阳各半,离人心上,吟唱又起

  

  说书人,堂木已碎,他要在头发全白之前,回到家乡

  故事里,夜漫长,城池尚无人接管,菊花台,满地残

  

  闲人多愁情,琴里回首衣衫重,月圆又如何

  僧家独有君,如来西天不出山,解意又如何,又如何——

  

  你怎么可能?舍弃你的前世,为一尾在岸上打坐的鱼,找到故乡

  你怎么可能?改邪归正,回到终南山,种菊画竹,安静余生

  

  小寒时节

  

  向南的远方,和天空一样高

  我叩拜的雪,和你许的愿,要一起如意吉祥

  

  你是一只蛰伏在暗夜的火焰

  无需春风,你体内的思念,自会点亮长空

  

  夜深知雪重

  你高举的缄默,不屈冰凌,仍其犁开隆冬

  

  黎明在即

  既然人间尚存一场永远醒不来的梦,作为这俗世的善男信女,何不成全她呢

  

  白天,你仍然要继续做无名的英雄

  我偶尔也会想起你,就像青鸟悄叩你窗

  

  祝福我吧

  我能扛过这人间的冰天雪地,起舞弄清影

  

  你且珍重

  在那东山顶上,白白的月亮,正照在白白的雪莲花上呐,你看

  


  作者简介:刘冰鉴,笔名轻轻走来、冰鉴、花小蝶、洞庭水妖。中国邮政作家协会会员,湖南省诗歌学会会员,湖南省作家协会会员。曾在《芙蓉》《诗刊》《北京文学》等发表诗歌、散文、小说作品400多篇。作品多次获得全国级、省级、市级奖,并入选多种书集。出版个人诗集《冰心可鉴》,散文集和小说集均已整理待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