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活动 >> 《诗人阵线》网刊
潇湘诗会《诗人阵线》(六十七)朱建业:诗十首


  八月辞

  

  初秋意平。风暴尚未降临

  鸣蝉藏于花间,依旧在赞美夏天

  即使到了水深火热的八月,颂歌依旧不可少

  只是我看到一只蝴蝶在低处飞行

  扇动的翅膀挟惊雷于无形

  时光不紧不慢,中年徒劳无功

  像窗外池塘的涟漪,不足以引起惊涛骇浪

  而我,黑色的眼睛里已无物无人无我无众生

  岁月苍凉如斯。所谓静好

  是因为人间还有爱在滋养我前行

  再没有多少白天黑夜供我挥霍了

  这初秋的每一片落叶都是我失散的亲人

  它的纹路记录着我完整的一生

  八月,我生命诞生的这个时节

  每一天我都在静静祈祷。每一天

  都在顺着秋风低下头颅,向我的来处

  双手合十

  


  在春风里沉睡的树

  

  在春风里沉睡的树

  如摇篮里可爱的婴儿

  在摇曳的夜色中做着美梦

  此时,我想起了张开如伞的树荫

  想起了曾为我遮风挡雨多年的父母

  想起了四季风雨里飘零无依的树叶

  想起了那绿色的梦是怎样历尽苦难

  又是那么的容易支离破碎

  岁月常有顷刻而至的暴雨

  春风被泪打湿 步履沉重

  树枝摇晃 天崩地裂

  沉睡的我曾在梦中哭醒

  然而 总有一粒果实在孕育

  沿着不可预知的命运在成长

  从青涩走向成熟

  再回头望望那棵沉睡多年的树

  年轮里那么多重重叠叠的嘱托

  依然清晰可见

  果实饱经沧桑的眼里

  突然泪如雨下

  


  月光下入睡的孩子

  

  九月降临的夜晚 月华如水

  缓缓流过黑暗中的光阴。时光深处

  你们安然入睡 嘴角含笑

  均匀的呼吸宛若琴弦在月光下

  优雅地鸣奏 洗涤着飘落的尘埃

  绝不伤秋悲月 每一缕微风

  都在赞美这个夜晚的完美。我甚至

  听得见你们体内拔节成长的声音

  与我的逐渐衰老相互印证

  这是生命的此消彼长吗?如果是

  我是多么心甘情愿!这份爱

  引导我深入万物的内心,不再与时光对抗

  看,月色正渐渐消隐!她也想入睡了

  她要去照亮你们甜美的梦境

  


  多希望您也能如此苍老

  

  七十多岁的大姨在老家摔倒住院

  我和表妹视频,慰问病床上的大姨

  大姨比我母亲小几岁 她们曾经模样相似

  母亲在我八岁时病逝

  留在我脑海的永远是年轻的样子

  此时的大姨却如此苍老 白发如雪

  一生的忧患和疾苦写在脸上

  还有什么比青春掺进暮年的容颜

  更令人心酸呢

  真切的痛却涌在我的心头 母亲

  如果您还在,您也该是如此苍老

  您也该有我可以亲吻您的白发——

  像大姨躺在表妹的怀里一样

  


  爱情

  

  从冰箱取出一排

  抱在一起的水饺

  放进热锅。煎熬中

  水饺一对对分开,形同陌路

  只有一对,相拥而泣,死不分离

  我夹起他们,吹口仙气

  吞下这至死不渝的爱情

  

  我相信:很快,两只美丽的蝴蝶

  将从我的喉咙飞出……

  


  有雨的黄昏

  

  天色渐暗。窗外淅淅沥沥的雨声

  像蛛网上的蝴蝶,正扑腾着翅膀

  它在死中活着。而我,在活中追寻

  死亡的意义。风在吹拂不可阻挡的暗影

  想让黑暗晚点到来。飘落的叶子

  在雨中越飞越远。如多年来

  我心中那些若隐若现的影子

  时光深处里,也许我早已忘记

  这些黄昏里曾流过的泪——如月光、如尘埃

  终将在夜色中无声无息——我深爱的尘世

  也终将被黑暗吞噬

  


  寒露引

  

  寒意渐现 蝉噤荷残

  树树皆秋色 露凝成霜

  再难有秋水汩汩流出双眼

  映照月亮的苍老。命运的沉疴

  令我深感生命之轻,如一滴秋露

  洒在光阴染白的发梢。秋风如刀

  把岁月刻在心里。

  那静夜里的阑珊灯火

  无法点燃双手紧握的名字

  时代汹涌澎湃,众生裹挟其间

  众生皆苦啊!平和的清晨

  已是奢侈。也许,只有沉默

  才能容得下恐惧!一滴寒露

  能引来什么呢?注定是

  漫长而又残酷的冬天

  


  关于世界杯

  

  喧嚣中巨大的寂寞。一场盛宴,也许

  就是一生。恰如玫瑰遭遇花期

  只为完成一次绽放。美丽的生命

  短暂而清晰:像一次完美的射门

  惊世骇俗的弧线,掠起一道彩虹

  每次回忆起,相当于在岁月的绿茵场上

  摆上一张阻止老去的网。是的

  要全神贯注。守住每次无常的进攻

  可能就守住了一生。这不难想象

  偶尔一次奔跑中的不慎,就可能被一张红牌

  罚出世界之外。时间并不是公正的裁判!

  它溶解了喜与乐、信念与哀伤、尊严与耻辱

  关于输赢的虚构,让草皮在践踏下

  战栗。那些山呼海啸的喝彩与嘘声

  让我们孤独,却无法离场

  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被踢向

  某个不可预知的未来

  这个惊悚的夏天,越来越多的离别

  将我掩盖成一座绿茵场。这喧嚣中的寂寞

  狂欢而又痛楚的盛宴,就是我

  悲欣交集的一生

  


  魂归故里


  昨晚,农历七月十五

  父母携手回到老家

  故乡的老屋面目全非

  空空荡荡 庭院荒芜

  儿女们天各一方

  两位老人流下了眼泪

  我从梦中飞回故乡

  扑到父母的怀里

  他们抚摸着我的头

  慈祥地笑了

  他们轻轻呼唤我的小名

  一遍又一遍反复叮咛

  像叮咛一个

  即将出远门的孩子

  清晨醒来

  我的枕头落满泪水

  


  风雨中的人们

  

  天色暗淡 街道的积水

  漫过脚踝,逼得很多行人

  踮起脚,低下高贵的头颅。

  藏在伞中的面容模糊

  仿佛被我刻意规避的世事

  我爱人世间被隐藏的部分

  纵然它如此不合时宜

  在逐渐下陷的大地上

  雾霾中隐藏着最后的光芒

  下雨的天空 张开嘴在呐喊

  风雨中奔走的人们啊

  昂首挺胸,用脚步敲醒大地吧

  你们的足迹必将在雨水中

  绽放出火焰

  

  作者简介:朱建业,诗人,兼写诗评,中国诗歌学会会员,广东省作家协会会员,法律硕士,湖南双峰人,现居深圳。九十年代初曾是武汉知名校园诗人,曾获“樱花诗赛”一等奖、“12.9”诗赛二等奖等,诗歌《你的长发为谁而留》曾被谱成校园民谣传唱。毕业后远离诗歌十九年,近年回归之后,在《诗潮》《诗选刊》《诗歌月报》《中国诗人》《安徽文学》《参花》《火花》《湖南诗歌》《四川诗歌》《流派》《创世纪》《洛城诗刊》等多家海内外报纸刊物发表诗歌、散文、小小说、诗评达30多万字并多次获奖,诗歌及诗评入选《中国百年新诗精选》和《中国当代诗歌赏读》等多个选本。著有诗集《月韵》和《风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