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活动 >> 《诗人阵线》网刊
潇湘诗会《诗人阵线》(八十一)|李燕京的诗

作者:Sebastian Voortman

湖南诗歌学会诗人大展(14)

李燕京的诗


  七月的阳光

  

  夜翻身后,打开了天空的一扇窗

  阳光披着一身光芒

  用薄如蝉翼的声音

  吵醒露水和枝头的鸟

  

  七月的阳光熟了

  深情地腑下身来

  解开衣襟

  倾尽她的所有

  

  纯白流动的微笑

  吻去一些泪水

  麦穗举着头

  静静地站成一排排

  沐浴母性的慈祥

  

  七月的阳光,很好

  催醒我们逃离黑暗

  教会我们认识季节

  赐予我们另一种食物

  比一碗米饭更香

  

  路过白鹭塔

  

  发了疯的绿,把云

  逼到视线之外,不敢动弹

  天空洁净,一如你的目光

  跌入,我的湖

  

  你把手伸向我的时候

  谷雨时节的风,根本按不住

  湖底涌动的水流。就像

  你眼里的波,婉转不过一声鸟鸣

  

  此刻,我想

  白鹭塔上的雪,早已

  堆成厚厚的心事

  每一层门,都是一把锁

  

  可望不可及的,远方

  悬挂在翘角上

  翻云播雨的风铃,在身后

  敲击着我,更像敲着

  白鹭塔外,远去的经声

  

  通往夜色的客车

  

  一张前世售出,今生拽着的车票

  渡情,渡爱,渡时光

  

  生命的草堂

  有蝴蝶飞进门口

  有枝头挤出窗外

  

  所有的泅渡者

  在某个瞬间屏住呼吸

  夜的深处

  一场盛宴的主角悄悄登场

  

  河边,夜色

  

  暮色已渐浓,蝉儿在树林里轻声交谈

  那些顶子上的白发摇着星光

  忽远忽近

  

  星辰让人梦幻……

  有阔别已久的牧童骑着火烧云

  从一丝薄凉的风开始回望

  吹过河边的芦苇

  

  那时候,月光浸泡在水里

  泛着白色的光晕,小白菊也跟着亮了起来

  背影随清风吹过来

  远远的,一株小草低着头

  沉入水底的月色

  

  雨后的暮色

  

  归鸟

  沿着我寻觅的方向

  回巢

  

  湖水、花草、树木

  是天空来不及整理的杯盏

  缭绕的氤氲,是落日留下的语言

  

  花朵,悄悄地倾听

  我沉默的足音

  在旷野里喊出漫天的星星

  

  树,站成了一种姿势

  守望月色清明

  此刻,生命的脉动

  蝶舞蜂飞

  

  我只需一隅,在无边的暮色里躺下

  灵魂便可摆渡

  

  绕过山和水,一步一回头

  

  绕过一座山,淌过一湖水

  与一条江结伴向北

  在林立的钢筋水泥里

  把俗念掏空,与阳光对接

  

  车流与人流在一条拥挤的巷道里

  红绿灯,就像神明的手指

  抚摸过彼此的额头

  牵引着我们在刀刃上慢慢行走

  

  一位老者跪在公交站的石凳上

  举过头顶的破碗麻木不仁

  行色匆匆的路人

  各自揣着心事

  没有谁有闲情顾及身旁不相干的事物

  那只碗就像一把利剑

  深深刺痛着繁华的心脏

  

  潜行在城市的喧嚣里

  所有走过的日子,都注定一种结局

  也许在某个角落,短暂停留时偶然遇见

  亦或许一生无缘谋面

  就像窗外错过公交,极力奔跑的乘客

  缘分是早已注定的

  这样想着的时候,似乎自己还是爱着某些事物或者人

  

  不管是风吹乱我的头发,还是雨水打湿裙裾

  好想在虚拟的时光里

  有人从背后唤我一声

  即使声音多么怯弱低沉

  

  我一定,一步一回头

  拔出沦陷在光阴深处的脚印

  将斑斓的生命和盘托出

  不再等那些易碎的清珠

  从黑夜打湿到黎明

  而更多的时候

  我只能在失眠的眼睑上,点亮一盏灯

  聆听海一样的寂静

  

  然而,我只是一块在时光里生锈的铁

  只有在岁月的熔炉里消化

  我才能从骨子里溅出火花

  即使熄灭,也依然醒着

  

  用海水给你写信

  

  咸涩的海水,正好润笔

  扯下一朵白云,翻开波浪

  最先抖落的是水雾里的鸣叫

  从一朵浪花,跳到

  另一朵浪花

  那些细碎也写得层层叠叠

  

  无需水鸟扑上扑下,传递

  消息了

  坠落的残阳,溅起鲜红

  浩瀚的信笺里

  哪一个漩涡是留下的伤口

  用言辞修剪过的笔尖下

  是一片留白

  星空投映在海水里

  不再是痴情的姿势

  

  湖边夜色

  

  月如钩

  在晚风中磨出了眸光

  她摆脱了万物

  浑身透明

  溶于空气,溶于风

  在夜的骨架里淌出溪流

  

  我的目光迷失在夜色里

  总是在这样的夜晚

  捧出全部来浣洗

  比如呼吸,比如在尘埃里挣扎的灵魂

  

  寂寥的星星坠入湖底

  撩拨我时隐时现的身影

  蛙声抬起白色的波浪

  恍惚中,枝丫间投出一层一层的眼神

  湿漉漉的笑容轻荡过水面

  

  我想在溅起的浪花里

  做一只白鹭

  身子像云一样白

  这样在夜色中

  隔着月色可以与你遥遥相望

  

  月光

  

  有月光的日子

  挂在天上是诗

  落在水里是诗

  

  没有月光

  风把天空划出痕迹

  有云的千军万马涌来

  

  走失的月光

  被多情的河水

  装订成日记

  藏在了水草里

  

  这一切

  既不张扬也不刻意

  

  路过的雨,把月光浣洗

  那片云也跑掉了

  夜把月光端出水面

  

  我和月光相敬如宾

  星星也站在面前

  温度刚好

  灵魂安静地路过

  

  低头,我看到了

  白发上的月光

  

  天玺湖

  

  那些云 比风轻

  轻到坠入湖底也没有痕迹

  就像天空之镜

  收纳着天玺湖的宁静

  

  印山叠翠,天玺湖水粼粼

  佛光普照的剎那间

  天玺寺的红墙和狮王殿的佛音

  是另一种修辞

  

  天玺湖如佛一样仁慈

  就像寺庙里侍奉的人心

  躲过翘檐上的斜阳,

  把人间的三分薄凉

  在香烛萦绕的佛经里

  化开

  

  我只管,落座于天狮殿的静默中

  翻阅,六月的天玺湖

  捕捉寂静长廊里的

  风吹草动,以及流失在历史时空里的

  涛声

  等寺院里的烛火,撞出钟声

  湖面长出星星

  我们的背影坠落湖水

  

  生命里的守望

  

  风从巷子尽头吹进来

  她伸出一双干瘪而蜡黄的手

  想要挡住风里藏着的孤独

  

  靠着门廊,掸一掸衣袖

  就像一叶枯黄的落叶,在惺忪的土壤中醒来

  用一根沧桑的拐杖,支撑轻晃的时光

  

  她正襟危坐在庭院,注目善变的天空

  一群蚂蚁围在她身旁,一种痛

  蔓延到泥土深处

  

  那些落叶,变得异常的静,像是在聆听她的悲苦

  更不敢触碰,她身体里隐藏的旧伤

  她不知道,哪个离自己更近

  

  也许,黄昏来临,夜色会遮盖住她的疲惫

  今夜,会不会有一束光

  照亮她短暂的梦

  每一个梦里一定有神灵来来往往

  


  作者简介:李燕京,湖南省诗歌学会会员,三度诗社社员。有散文和诗歌散见于《湖南文学》《作家天地》《青年文学家》《作家新视野》《国企管理》《湖南诗歌》年选以及《环境日报》《湖南日报》《湖南工人报》等报刊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