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活动 >> 《诗人阵线》网刊
潇湘诗会《诗人阵线》(八十四)|刘卫的诗

作者:Dylan

湖南诗歌学会诗人大展(17)

青山不蚀(10首)


  晚上有行动


  几点行动

  晚上十点


  晚上十点,时间的车轮慢了下来

  许多工作停止运转,黑夜未曾停止运转

  夜色如此沉静


  繁星静止,夜露静止

  谁将这静止的夜晚

  磨砺得嚓嚓作响,在安静的时间里

  挖土机掀开大地一角


  满载矿石的翻斗车

  撕开黑夜的缺口,白色的血液流淌一地

  电光中,映照尘土飞扬的大地


  你高举执法证

  年轻的经卷,掀开黑夜冥顽的天空

  没有人搭理你,甚至在更暗处

  有人威胁你


  苍凉竖立,徽章跌落

  你临危不惧

  逼近寒冷,逼近危险

  转过身来

  还是请您转过身去

  就会得到星罗棋布的美金


  一群私弊的心

  在裂痕累累的黑夜里,埋下雷管

  你行走在险峰

  目光如炬,身躯如松


  在静止的星光下

  你拉响了雷管,炸响一生的辉煌

  你的孤单

  如同风中的灯塔,照亮途经的船只


  几点行动

  晚上十点


  记一位老监察员


  多少年后,您坐在时光的荒芜里

  守住一座斑驳的老房子

  语言在时光的褶痕里

  光鲜一本旧书


  细枝末节爬满青筋暴露的脖颈

  阳光为你敞开胸怀

  那些年,矿藏不准私人开采

  那些年,院子里筑起的高墙内

  尽是公家的人


  阳光躲在午后幽暗的注脚里

  超深一点,越界一点

  小型矿山雨后春笋般疯涨

  公家的人不关心的事,尽让您操心


  您加入了矿产执法监察

  庭院结满秋天的红柿子

  起早一点,贪黑一点

  满城风雨的事,尽让您操心


  长满“活学活用的”的树木

  在你掌心,树影婆娑

  贪婪的手指伸过来

  您用一把剃度的剪刀

  剪出许多感人的泪花


  多少年后,我坐在雨后的阳光下

  把您打开

  那些年,您有多少光辉

  就有多少彩霞在飞舞

  就有多少月光变得明净


  无法揣度

  像煤火一样喜悦的秋天

  有多少个黝黑的面孔,被您洗成白金

  您,两袖

  仍然是清风


  短衣帮的青年


  冬茅草疯长

  手电光一节一节抽出茅草小路


  短衣帮的青年

  徒步赶往山顶

  衣襟沾满飞扬的青春


  短衣帮的青年

  跑得飞快,茅屋里闪烁着微弱的灯光


  短衣帮的青年

  蹲守要道,那些秘而不宣的勾当

  风化在打击的现场


  盗挖制砖页岩的矿主

  慌不择路 

  弃车而逃


  短衣帮的青年

  倚门而站,手电光照得他们睁不开眼


  盗挖制砖页岩的矿主

  如同破旧的瓦罐,发不出一点声响


  女会计


  第九张表,也许是第十张表

  XL格式的文件

  布满了电脑桌面

  忠诚的表格,守护着十八亿亩红线


  数字像爬行的蚂蚁

  用耕地数据的红外线

  从蜘蛛精的肚脐孔里抽出丝绳

  紧紧缚住女会计的中枢


  她必须集中精力

  再集中精力

  给每一张表格,更多的陪伴与安抚

  她臣服于每一个数字

  每一个小数点


  她的安静与温情

  使一连串的数字服从她的分配

  服从到

  使所有的拆迁户,对她

  结结巴巴


  记忆中靠谱的惯性


  军人,是我记忆中靠谱的人

  单位的一名退役军人

  一台电脑难倒了他


  同事们埋怨他办公软件一窍不通

  见识浅陋、偏执,激怒众人

  可是,遇见困难,他总冲在前面

  说“我是当过兵的”


  同事们直接摇头

  当过兵的又怎么了

  国家那么大,单位这么小

  威武什么

  道具都不是,叫嚣啥子履历


  单位的确不需要“当过兵的”讲述国家的安危

  “当过兵的”词组属性

  变成对其能力的鄙视与不屑

  “当过兵的”的悲伤

  总在身体里冲荡


  朱日和军演,狡猾多智的满广志

  让所有边境争端的新闻,放宽一万颗心

  “当过兵的”像独木桥的扶手

  是平安生活中最靠谱的惯性


  他们所负载的情感重量

  照亮身边群众的命数

  及祖国强大的合理性

  “当过兵的”同事,坐在电脑前

  机械地敲打着键盘

  同事们围拢过去,争相当他的师傅


  稳心的脚步声


  护旗方队的长马靴

  “咚”“咚”“咚”落在长安街头

  威风锣鼓远不及

  这声音响亮


  刚劲激昂如黄河奔腾的威风锣鼓

  曾经激活我们的梦

  我们活在沧海桑田,似有撕心裂肺的生

  被锣鼓击碎


  开放的国家,生产一批移民大军,人们四处奔波

  仿佛江山遍地富贵

  唯有头顶的雾霾,让我们没有故乡

  风蚀残年,骨骼开始腐朽

  我们害怕


  护旗方队整齐划一的脚步,似拔出的弓箭

  直击我们头顶的雾霾

  仿佛黎明吹响的号角

  震醒我们

  结集再次出发


  那些想限制我国发展的国家

  白费心机

  我们每一个个体,都是一个阵地

  都有一个铿锵的后盾

  我们挺直脊梁


  感恩祖国!

  用一双双穿长马靴的铁脚

  踏响移动的战壕

  我们似有了永远的安全和稳定

  再艰苦的道路

  也阻挡不了,我们向前奔跑的步伐


  织风的人


  2019年10月1日,北京的天空微恙

  70年前,周恩来总理的声音

  在天空回荡:飞机不够用,飞两遍


  像长空砺剑,决胜苍穹

  也像70年后受阅的领队机梯队

  在空中组成“70”字样飞过天安门广场的拔节之气


  山河已无恙,英魂安在

  这会儿,1架空警2000预警机和8架歼击机

  在空中拉出8道绚丽的彩烟


  像织风的人,懂得天空

  懂得乘风破浪,懂得人间烟火

  空气也在闲庭信步,坐看云卷云舒


  奔驰的马蹄声,离春天有多远


  除夕守夜,时间的箭

  射中鸡鸭牛羊

  我在聆听奔驰的马蹄声,离春天有多远


  童年的新年走村串户

  已被桌子上的糖果、瓜子

  剥落

  亲戚朋友嗅出的年味在微信里

  抢红包

  深更半夜,不知疲惫


  年味进了手机,扳也扳不回来

  八十岁的老母亲叹息着

  她不会抢红包

  摸出一把流逝的时光

  加深眼皮下那颗黑痣的颜色


  老花眼,不再看低头的儿孙们

  她守住夜,守住除夕夜佛龛上燃烧的香

  陪伴她的烟火

  是孤独而飘渺的余年


  缅怀先烈


  9月30日是中国烈士纪念日

  缅怀先烈,我微闭双眼

  大概想起太多的事迹

  “哐——”

  我抽出一把钢刀


  利刃刺向尚没有觉悟的自己

  墙壁应我轰然倒塌

  阳光洞开安宁的大地

  被寂静覆盖的土地,有孩子的血

  从墙壁内缓缓淌出


  那是宋振中的血,人们习惯叫他小萝卜头

  瘦廋黄黄的小萝卜头

  血管里有太多鲜红的血

  染红浓云密布的天空的骨节


  他从未见过小鸟与白云

  却听见小鸟在天空欢乐的叫声

  他从未去过森林与江河

  却看见五星红旗插遍祖国的河山


  他用红云的骨节,制一根旗杆

  用自己的血,染一面旗帜

  用生命之光

  在不见天日的渣滓洞

  引领后人看见旭日东升


  缅怀先烈,我用一生的时间

  与光明在一起

  低头做事,不说一句多余的话

  让哀思砥砺前进


  像草木,不慌不忙的发芽

  像车流,穿梭在城市的高楼大厦

  我的生活开满红的花、白的花

  多像白白的小萝卜钻出土地

  为和谐社会,铺开一张红樱樱的笑脸


  我想成为一架战斗机


  连续几个月,头顶的天空

  不安静

  不安静的天空,战斗机在穿梭

  一会儿“嗡……”

  一会儿“隆……”


  和平年代,哪来的战斗机

  星球战争未经允许拉开战前的预习

  我的神经被揪紧

  钢铁一样硬的翅膀

  也有了担心


  我担心

  在飞机飞不到的地方,发生强权战争

  我要去一个没有人烟的地方

  升一缕炊烟,让自己成为荒原的人烟


  这个想法,使我有了神圣的归宿感

  我沿着1.8万公里的海岸线

  观看星象

  头顶的战斗机

  “嗡……”

  “隆……”


  声音越来越响时,我想成为一架战斗机

  守护蓝天,用鹰隼的眼睛

  挟制每一只跳蚤的骚动


  可我只是一位弱女子

  不懂战争,不懂国家兴亡

  不懂富裕两个字如何而来

  如何升起自己


  那就相信祖国

  相信人民的力量,抬头仰望天空 

  增加爱国之情


  作者简介:刘卫,女,湖南邵阳人。中国自然资源作家协会全委、诗歌委委员,现任湖南省诗歌学会办公室主任。受业于中国地质大学(北京)语言学教授、文化学者成其昌(常江)先生。作品散见于《大地文学》《湖南文学》《阳光》《人民日报》《中国自然资源报》《中国矿业报》《湖南日报》等多家报刊杂志。已出版《一只飞翔的鱼》、《大地的乳汁》《火光中的尘埃》《纸日子泥日子》《尘子诗歌集》等5部专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