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活动 >> 《诗人阵线》网刊
潇湘诗会《诗人阵线》(九十二)|许立君的诗

作者:Pixabay

湖南诗歌学会诗人大展(25)

许立君的诗


  夜寻隐者


  就是这样的夜晚

  醉酒的人灵光一现

  我们便走了三万里


  三更已过,夜色高于头顶

  我们与道路达成默契

  沿着草木的方向,一路呼唤


  隐者披月而起,拊掌大笑

  “我有半亩疆土,

  烹羊宰牛且为乐!”


  一盅酒喝干了又注满

  村庄之外,英雄闻香下马

  顺手把酒旗挂在树枝上


  “何夜无月?何处无竹柏?”

  酒后,我们相与步于中庭

  三五声谈笑

  便凑足了一整夜的幸福


  就是这样的夜晚

  来历不明,无人作证,无迹可寻

  我一直企图回忆片刻

  便拥有足够指认的信心


  就是这样的夜晚

  酒香未干,沉吟未定,章节未平

  一声号令仍然残留着余温

  还有一位隐者,曾为我们失去方寸


  在冬天,不要忘记拨云见日


  我爱在孤寂的地方站立

  聆听一种不可言传的惆怅

  歌是唱给自己的

  这歌已从冬天出发

  去向一个遥远的春天等我


  谁能成为我的火焰

  谁在时间的草原踌躇不前

  辽阔的天空有雨的行迹

  策马远去的人内心凄婉


  在冬天,不要忘记拨云见日

  打开窗户,等待一次归返

  当一只脚踏进黑夜

  一只脚站在白天

  你一闪而逝的身影

  只不过是命运的试探


  在冬天,不要忘记拨云见日

  打开心事,迎接万物的呐喊

  我的手指微微透明

  偶尔也会沾染轻寒

  我不敢抚摸你经过的地方

  那么多的诗歌在阳光下失传


  孤独的向日葵


  无法感知你在哪个方向

  孤独的向日葵

  她低垂的头颅锁住了万叶千声


  乡村静极

  谁在轻掩柴扉,西窗话别

  昏暗的油灯照亮匆匆的过客


  最怕风来,翻动陈年旧事

  最怕眼前出现难以置信的影子

  最怕有人读懂此后的结局


  整整一个季节就这么过去了

  孤独的向日葵

  她饱满的心事顺着躯干回到泥土里


  三月


  在三月

  人们许下美好愿望

  都是从走进田野开始的


  天空已经变蓝

  青草是土地上最美丽的风景

  一只麻雀从远处飞回

  便有冬天消逝、春天降临的迹象


  如果没有人来

  三月会和所有的植物一样

  赋予大地灵性


  三月装满花朵

  跟你一样,有善良的面孔

  三月装满阳光

  跟我一样,有温暖的感伤


  三月不失时机地告诉我

  前面还有许多的路要走

  也许,三月本身就是一个真理

  它教会我像大地一样生动


  第一场春风已经吹过来了

  诗意汇聚成河流

  门外的故人模糊地疏远了

  云朵里安放着迢遥的梦


  我想跟万物亲昵

  呼唤它们的小名

  我还想趴在松软的土地上

  享受片刻的安宁


  为什么不飞走呢

  像鸟儿一样随意地起落

  鸣叫

  为什么还在侧耳倾听


  这是我跟三月的秘密

  像叹息一样,又重又轻

  我们都要信守承诺

  发誓一定能做到春和景明

  看呐,阳光温暖

  或许能把幸福送到没有你的此生


  盛妆


  茶壶开裂了

  掬一捧泥土进去,种上常青的植物

  你说,窗台又生动起来


  在这个乍暖还寒的三月

  只有你,还让我如少女那般织梦

  还允许我,在某本书的空白处发呆

  与世隔绝


  我是如此贫乏

  只会说一些混沌的话语

  只会说一些日月星辰样遥远的话语

  一阵风吹来,思绪就浩浩汤汤


  我必须盛妆我的日子了

  盛妆高处的云和低处的水

  盛妆日渐消瘦的沉默

  盛妆一声不响的孤独


  最好,你来的时候我恰巧在路上

  像一匹马,白鬃飞动


  食蚁兽


  我跟你摆出一副庄重的样子

  说,我很好

  转身立刻潸然泪下


  岁月是一只食蚁兽

  它从不狼吞虎咽

  却把我的希望

  一点一点地

  舔

  走


  不止半生


  我跨上神驰之马

  夺一条路,向你飞奔而去


  或许,能穿越这场旷世的风雨

  把头深深埋进你的双膝


  我梦想着,朝圣者途中死去时的笑意

  陌路皆是故友,是悬在时空里的微小叹息


  一些峨冠的古人筑起沉默的墙

  摁住三千小令,驱走半生暗伤


  一群考古学家穷尽想象

  不能告诉你什么,唯夜半寂寥


  一壶茶留住一季春


  一百年后,爱情也许成为传言

  人们口中说着沉香亭、长生殿

  只是为了回忆生命的浪漫


  一百年后,一个女孩怀着萧索的心情

  从一些古老的诗句间经过

  每到中宵,遇冷

  便会如月亮一般沉默


  她的手指适合琴弦

  弹拨出大漠、落日、孤烟

  花影落尽,品茗之人两两三三


  一百年后,老西门仍然广纳宾朋

  夜夜时时来访的

  不是伤痛、流离或乡愁


  而是一颗愿意长街奔赴的星辰

  而是风中楚狂接舆的歌声

  一壶茶留住一季春


  归的梦


  谁能阻挡这秋风,这秋风里的

  钟声,这钟声里的

  凝望。这凝望

  一定穿过了大街和小巷


  谁会在清晨醒来

  眼睛开满野花,睫毛凝结露珠

  河水浅浅,言辞脉脉

  太阳从起伏的胸口升起,又逃开


  谁会在音乐里洗手

  在无数次打开大门时微微颤抖

  落叶栖息在行人的颈后

  飞翔或者坠落,都会迤逦着频频回首


  谁会永世保持奔跑的姿势

  像善良的人们在憧憬中度日

  一只鹿顶着如磐的阳光没入草丛

  在无垠的秋天里,夜夜都有了归的梦


  那时,我是英雄


  终有一天

  这些绿树、青山、田野、河滩

  会将我和人类区分开来


  做平行世界里最幸福的灵魂吧

  那时,我是英雄


  终有一天

  诗歌的火焰会在泥土中冷却

  许多新的爱情和青春

  像遍地幽香的栀子花悄悄生长


  那时,人们把作物种上日月

  把自己种在天空


  终有一天

  你们会谈起我们的名字

  从宇宙中鉴别比生命更神圣的艺术


  那时,我们的儿女住在高原

  门开在离真理最近的地方


  作者简介:许立君,湖南汉寿人。湖南省诗歌学会会员,常德市诗歌协会副主席,常德市作家协会会员。作品散见各类报刊及多种年度选本。